第13章 铭文
A+ A-

  徐钰还在回味那场惊天动地的梦中,忘了自己身在何地,与周围正厮杀的战场格格不入。

  突然,一条怨兽趁着慕妍身受重伤,抓个空档,扑向徐钰。

  慕妍连忙道:“该死,徐小子,还不快躲开!”

  可徐钰依旧没有反应,像没听见似的,慕妍骂骂咧咧几句,刚想抽出手施展法术,胸口传来的剧痛让手上的动作不禁一滞。

  那一滞,足以让怨兽扑倒徐钰面前了,慕妍咬牙切齿,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就在这时,徐钰转过头来,看向扑向自己的怨兽,他看到了怨兽的过往,那是个赫赫有名的老祖。

  生时逢几许机遇,道前不乱本心,红尘不染淤泥,举朝叩拜成圣,历经无数磨练终成道果,却在那人一言之下化为乌有。

  徐钰悲凉道:“既然已经死去,为何执着留在这儿,不甘、怨恨、恐惧让你迷失人的本性,成为跟野兽毫无区别的怪物。”

  说话间,徐钰伸手指向怨兽,浩然真气在丹田内运转,如黑暗中一盏明灯,虽微弱,却延伸至墓园的每个角落,这一刻,所有的怨兽不由一滞,但很快就恢复如初,这点异样无人察觉。

  没见徐钰身上有施展法术的迹象,眼前的怨兽却飞快消散,空气里充斥的怨念,正以难以察觉的速度消散。

  徐钰眉头微皱,他能感受到这漫天的怨念正往自己的体内凝聚,但徐钰却无力制止,即使浩然真气克制怨念,也拦不住这遮盖天幕的怨气。

  幸好是除了被一股阴寒侵袭的不适外,就没有任何异样。

  心中闪过诸多心思,徐钰手上的动作却不慢,慕妍还在好奇徐钰怎么击散怨兽时,又见到徐钰突然踏步走向古城下,墓园里最为激烈的战场。

  即使是强如穆琴鸿飞等人,面临眼前的对手,也不敢说有必胜的把握,全身被黑色气雾围绕的傀儡,辨不清身体的稚形,只能勉强看出人形的轮廓。

  它有着雄鹰的敏锐,猎豹的爆发,大象的蛮力以及层出不穷的法术,只凭一介炼气修为,竟拦得住了年轻一辈的三个领军人物。

  鸿飞心中惊骇不定,他允许自己战败,却不允许自己战败在一个炼气手上,可眼前的敌人实在太强,强到他看不见一丝能击败的机会,他只能放下自己引以为傲的尊严,提出三人合力。

  但即使三人合力,眼前的傀儡依旧如不可突破的高山,紧紧压迫着他们,它就站在门前,自始至终从未出手,任由穆琴三人攻向自己,一次又一次轻而易举的化解。

  被黑雾掩盖的面孔无法看清脸色,但穆琴三人却感觉,在傀儡的眼中,这只不过是场打发时间的游戏,

  鸿飞深吸口气,正欲出手时,穆琴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徐钰,你怎么过来这儿了,快回去,稍有不慎可会有性命之危。”

  徐钰边走边说:“穆琴师姐,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穆琴皱眉,怒喝出声:“胡闹,快回去~”

  却不曾想,一直以来只守不攻的傀儡突然出手,三人一愣,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施展法术挡在自己面前。

  但傀儡出手的刹那间,他们才深刻体会到傀儡实力是多么恐怖,身化流光,以电光石火之势冲来。

  他们竟除了被动防御外,别无他法,仿若暴雨中孤立无助的泛舟,他们开始卑微的**傀儡的目标不是自己,因为他们根本没把握能接下来这一击。

  可是,出乎预料的是,傀儡出手的方向不是三人之中一个,而是正欲走过来的徐钰。

  “···真会惹麻烦。”

  穆琴只能出手掩护徐钰,捏动法诀,十八朵莲花在徐钰身边浮现,纷飞的花瓣凝聚一具法相,挡在徐钰面前。

  鸿飞与沐星云面露惊讶,没想到穆琴居然已经将《净世妖莲诀》练至大成,凝聚妖莲法相了。

  法诀出手,穆琴没有留步,连忙往徐钰那边奔去,纵然有《净世妖莲诀》大成法相保护,徐钰也在劫难逃。

  将傀儡冲向自己,徐钰面色依旧沉稳,让穆琴不由疑惑,心里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冒出头。

  这与其说是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无知,倒不如说更像自信能安然脱身···甚至反杀!

  徐钰伸手虚晃,指尖划过虚无的空气,所过之处留下一束白光,面临傀儡,白光凝聚成晦涩复杂的铭文,仅此一字,傀儡方才还是高高在上的惬意,立刻化为惊恐。

  “那是‘生’!”穆琴惊疑不定。

  当铭文具象时,傀儡就像是见到什么恐怖东西,流光一转,连忙遁向古城下,可徐钰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掌拍在铭文之上,铭文一荡,化作锁链扑向傀儡。

  “你生时风华绝代,死亦英魂鬼杰,因大劫饱受万载折磨,不得超生,今日我便给你解脱。”

  徐钰嘴里低语着,声落,铭文化成的锁链加快几分,虚空之上,只见一道残影梭过,捆住流光。

  流光不受控制停住,傀儡显出身影,发出悚然的凄厉,声音里带着诡异的感染力,让穆琴三人不禁有种感同身受的绝望。

  傀儡奋力挣扎,在死亡的威胁下,身上的怨念比之前更甚,可徐钰只是微微摇头,似无奈傀儡的垂死挣扎,在鸿飞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抬手一晃,方才还与锁链不相上下,下一刻,傀儡的怨念就迅速消散,任凭傀儡如何反抗,也止不住崩溃的迹象。

  鸿飞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他无法想象,强如傀儡的存在,竟然在那个少年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并非是分庭抗礼,而是绝对碾压,他明白了,他终于明白为何傀儡一见少年过来,立刻就一改以往的态度。

  自己三人联手,傀儡依旧风轻云淡,可面对那名少年,傀儡却眨眼陨落,那假若自己遇上那名少年···想着,鸿飞背后不知何时冒起冷汗。

  从记事起就活在旁人惊艳与羡慕的目光下,年轻一辈中,除了穆琴外,再无他人能让鸿飞放在眼中。

  但此刻他看到眼前的景象后,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一切瞬间破碎,回想起前尘过往的回忆,自诩万世天骄,睥睨同辈的举止,才发现自己的可笑。

  将傀儡斩杀后,铭文立刻消散,徐钰脑海一阵头痛,晃了晃头清醒下,却发现自己没了那种玄而又玄的感觉,这天地,又变回了他看不透的世界。

  他恍然,脑海里回响着那时徐老所说的话,天下那么大,可在有些人眼中,渺小如手中掌心那般罢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