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墓园!
A+ A-

  经杜云飞这么一捣乱,嫣红渊的处境立刻糟糕许多,徐钰能感觉到,已经有不少队伍总会不经意间看向这边。

  徐钰无奈道:“杜云飞说的也没错,以我的实力,即使进入遗迹内,也未必能帮得上什么,倒不如就在外面等候你们。”

  晓梦怜摇头道:“那可不行,杜云飞明摆就是冲着你来的,若是把你留在这儿,反而会更加危险,杜云飞一定留下一个人来对付你,参与仙缘的人都是天院中佼佼者,随便来个都不是你能应付得来的。”

  徐钰诧异不已,他没想到杜云飞气量如此窄小,自己不过公然顶撞他一句,他就不惜一切要置自己死地了。

  慕妍冷着脸解释道:“熟悉杜云飞的人都知晓他的恶劣,也只有那些被杜云飞虚伪外表欺骗的笨蛋才会以为杜云飞是温文尔雅的俊才。”说完,慕妍目光扫了徐钰一眼后,又义正言辞道

  “徐钰有恩于我,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下他不管,实在不行,我就在这儿保护他,省得进去拖你们后腿。”

  晓梦怜鼓起拳头打气道:“嫣红渊怎么可能会怕这些宵小之辈,再险峻的困境,也有解决的办法,大家同心协力,总能闯过。”

  “附议!”

  穆琴见慕妍还想要说什么,只能开口劝道:“梦怜说的没错,少了你们,处境未必就好到哪儿去,慕妍毒术防不胜防,对敌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徐钰的医术我们也见识过了,不比一些珍贵丹药的效果差,一路上难免会受些伤势,有徐钰在,能最大限度的保存嫣红渊最大的实力。”

  不愧是老谋深算,深得劝说的心得,三言两语,就让慕妍坚定的决心迅速动摇。

  晓梦怜暗地里给穆琴一个拇指。

  慕妍叹了口气,劝说归劝说,但穆琴说得确实在理:“好吧,既然嫣红渊有能用得到我的地方,我还能说什么,总不能一走了之吧。”

  晓梦怜打趣道:“当然,如果徐钰施展医术的手段和慕妍那样需要褪下衣裳,那我还是宁可服用丹药调息!”

  “附议!”这回静嘉的声音带着一股强烈的坚定。

  慕妍闻言,脸颊迅速红得滴血,瞪了晓梦怜一眼,后者嘴角的微笑仿佛看热闹的趣味。

  “梦怜师姐说笑了,慕妍的情况实属严峻,容不得一点闪失,如果不像慕妍的处境那么严重,只要隔衣施展就好。”

  众人点头,脸色不由松缓些,她们还真怕徐钰每次医治都要褪下衣裳。

  说话间,沐星云的声突然响遍整个空地。

  “诸位,时日不多,距离桃园封闭还剩下三日,如果没别的事情,我们立刻就开始破石碑阵吧。”

  “星云道友说的没错,我们万兽谷早已严阵以待了。”

  “阎罗殿没有异议。”

  鸿飞豪爽一笑:“既然三位都准备好了,那我们昆仑总不能不跟上吧,诸位出手吧!”

  说着,鸿飞率先跃向石碑阵,以一己之力闯入阵中打前锋。

  当鸿飞踏入石碑群中,荒野突然刮起一阵阴冷的风,空气中不断响彻着呜咽的呼喊,声音里充斥着明显的绝望和怨念。

  “装神弄鬼,看我一剑通通灭杀。”

  鸿飞怒吼一声,肩背七尺寒芒自动出鞘,落入手中,提剑落下,一人高的半月剑芒脱手而出,冲向正在凝聚成妖兽型的怨气,将其击散。

  晓梦怜抱怨道:“那家伙的云霄剑诀又更进一步,已经隐隐有大成之势,很难缠了。”

  慕妍立刻接过话语:“你未婚夫变得更强了,是件好事,你应该高兴才是。”

  她可没忘记方才晓梦怜是如何打趣自己,这回倒好,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慕妍立刻就抓住机会反击。

  “死开!”

  晓梦怜没形象骂了声,随即跟着穆琴的脚步踏进石碑阵。

  见晓梦怜跟上去后,慕妍并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对着徐钰道:“你跟上梦怜。”

  “多谢了。”

  徐钰怎么会不知道慕妍的小算盘,她怕徐钰跟在队伍后面,容易被杜云飞暗中偷袭,虽然几率极低甚微,可慕妍肯想到这一步,显然是把徐钰放在心上了。

  说着,徐钰踏入石碑群中,慕妍立刻跟上,静嘉则是末尾。

  以穆琴绝强的实力碾压过去,晓梦怜则是在一旁清扫余党,徐钰实力最弱,只能位居中间,前后皆有两位强者保护,慕妍跟在徐钰后面,除了保护徐钰外,更多的因素是尽可能减少出手次数,免得露出破绽,最后面的是静嘉,静嘉性子沉稳踏实,除了穆琴外是最难被突破的防线,若是对人偷袭,即使不敌,也能争取足够的时间。

  除去徐钰无所事事,嫣红渊四人配合近乎天衣无缝,一旁抽出心思观察的队伍不由面露诧异之色。

  嫣红渊之所以能闻名四派中,绝大部分因素还是因为穆琴,其次是晓梦怜,毕竟是被誉为有望与沐星云并肩的天骄。

  可是在这个快速飞跃的年龄里,差一年,很有可能就是无法跨越的天埑,晓梦怜再强,此时最多也只能与炼气九层一战罢了。

  归根到底,晓梦怜名气虽大,但众人对晓梦怜的实力并不是很重视。

  众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嫣红渊的真正面目。

  在九个队伍的突破速度中,嫣红渊居然位居第三,仅次于沐星云与鸿飞。

  鸿飞由于率先出手,此时领先沐星云一些,不过差距并不大,显然想要以一己之6力抗衡一个顶尖队伍,还是有些压力,嫣红渊紧跟在后,随后而来的时候万兽谷胡靖率领的队伍,那人是万兽谷年轻一辈为首的人物,能抢到第四也不奇怪。

  徐钰感受着散布在空气中的怨气,眉头一皱,丹田催动真气,凝聚手中,伸手抓住空中流动的一丝怨气,用真气覆盖着,紧接着,怨气如见忌物,迅速消散。

  “看来我的浩然真气与这怨念相克,只可惜我修为还太浅,即使相克,也帮不上什么忙。”徐钰心里挫败想道。

  若是他能再强一点,或许这回嫣红渊就能争夺第一了。

  虽然只是个小小竞争,可容不得忽略,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修真同样如此,这儿的人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难免会升起争夺第一的念头。

  估计穆琴也不例外,更何况,慕妍三人一直想要为嫣红渊正名,若是可以的话,徐钰真想自己能帮的上忙。

  一路突破过去,九个队伍开始放低速度,就连是徐钰都明显能感觉到,越是靠近古城,怨气越重,自然而然,怨气所凝聚的妖兽则是越强。

  如果说石碑群外围的妖兽只有堪堪炼气六层,那此时就已经逼近炼气八层了,而且实力还在增强。

  “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一场恶战在所难免!”穆琴沉声道,黝黑的瞳孔如明镜倒映着古城下的石碑,面露凝重。

  徐钰却注意到,石碑上开始出现文字,不,应该是靠近古城后,才会遇到印刻文字的石碑。

  目光不由自主看向一座石碑,石碑上文字微微一晃,映入徐钰脑海里,那是从未见过的文字,这些文字或许跟石碑的真相有关,徐钰暗自记下这段文字,打算找个时间问下穆琴。

  “来了,梦怜,你掩护我,别让那些小怨兽干扰到我。”

  穆琴沉重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拉回徐钰的注意力,这还是徐钰第一次见穆琴如此凝重,此时嫣红渊已经逼近古城下。

  只见古城下,几座石碑伫立门前,与周边的石碑没别的不同,可徐钰就是移不开目光,仿佛有种生命层次的声音在脑海里不断回响,告诫徐钰,石碑的不同凡响。

  轰隆隆~

  脑海里响起的告诫突然消失,徐钰眼中的世界变成灰白,万物一切似乎随着徐钰的意识而停滞。

  这一刻,徐钰的脑海变得清晰无比,目光仿若看穿诸天万物每个角落般极致的慧眼。晦涩难懂的铭文如简易的常识般一目了然,碑上的文字幻灭流沙,只听一股万载前悠久的苍老声诉说在徐钰耳边。

  【几许生死兮有崖,道前一叩数万载,苍天泣血兮崩灭,流离万界匍匐悲。】

  字语间透露着俯瞰众生以及超脱生死的意志,能清晰感受到书写者的气势,只有天地间顶天立地的存在才能拥有的霸道,岁月如梭,如今只留下一座座石碑···不,是一座座墓碑,这是无数风华绝代,万世天骄的墓园,那藏在怨气中的呜咽声,是曾经被歌颂为神魔的嚎哭与凄厉。

  徐钰瞳孔浮现淡淡年轮,眼中景象突然变换。那时,古城还未破旧,门前尸骨成堆,城上一道瘦弱身影,却比万丈高山更显巍峨,无尽星空的每个生灵,在冥冥的意志下,不由自主放下手中的事情,抬头看向古城的方向,看向城上瘦弱的身影。

  他的目光扫视城下的修士,漆黑中倒映流年沧桑,在黑夜下星空中闪烁,那一抹无法掩盖的暗,追溯至最初的混沌。

  明明近在眼前,不过百米之距,却无法辨明面孔,虚幻如梦般模糊,好似相隔彼岸,他就在那头,中间的河流比无尽星空要遥远得多。

  只听那人开口,仅此一句:“轮狱寂灭。”

  声落,悲嚎迅速响彻整个星空,这些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化作白骨,道法神通也无法阻止自己的肉身消逝成流沙,惊骇的瞳孔里布满绝望。

  他们之中不乏诸天万界的主宰,万古山门的老祖,执掌规则的仙人,漫长的岁月本不能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还有人认为他们意味着永生,是道的极致。。

  可此时,却如草木般脆弱,在那人的一句落下,一身修为皆空,万朝香火泯灭,到头来只余下一座墓碑,证明他们曾经的存在。

  徐钰目睹神魔的陨落,心境如死水不起波澜,无喜无悲,只是伸手虚抓,能感觉到流动骨灰的触感,他抬头看向城上的身影,几乎是同时,那道目光与徐钰对视,那人正看着徐钰的方向。

  “死···”

  当第一字出口时,徐钰眼前的景象再次变换,破旧古城又映入眼帘,熟悉的身影在周围与怨兽破绽。

  徐钰下意识看向自己手中,那近乎真切的骨灰触感原来只是空气中残存的怨念,一场梦,因念而起,转眼初醒。

  ?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