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煽动
A+ A-

  坐落于一片荒野间,布遍了数之不尽的无名碑,石碑上隐隐围绕着一股阴森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凡是踏入石碑范围内,石碑上围绕的怨气便会化为实质,凝聚成野兽,扑向来犯者,直至来犯者退后,或者死去!

  于石碑群中央是一座沧桑的古城,从远处看去,古城的每个处都无声述说着一段漫长的岁月,破旧的城墙,腐化灰的城门,以及…即使消亡,也依旧充斥着近乎肉眼可见的辉煌。

  石碑外,有数十位修士早已严阵以待,这儿汇聚了参与仙缘的大部分修士,是各自门派的最强弟子。

  按理来说,这次的遗迹排场如此之大,绝不可能隐藏数千年还未发现。

  可事实却不尽其然,在今日之前,这儿依旧是荒野,一座普通的荒野,修士只会奇怪这儿竟没有因为若曦山浓郁的灵气化为绿洲,不会多想。

  只有七星齐聚,这儿才会尽显不凡,听当时碰巧正在此地的万兽宗弟子说。

  这片荒野,竟在一瞬之间,连根拔起,古老的城池在天边尽头的流光下,突然现世,紧接着,流光化作漩涡,如阴暗凝聚的乌云,随后石碑如雨滴般落下,整齐坠落在古城的边缘,当时便有一名万兽宗的弟子没能反应过来,在石碑落雨中,硬生生砸死,尸骨无存。

  尽管嫣红渊来得晚些,可距离七星齐聚才过半天,倒不仓促,众人微微皱眉,没说什么。

  徐钰跟着晓梦怜三人等候穆琴的信息。

  期间,徐钰却发现昆仑中,不知何时多出一个面孔,此时参与讨论的人中,就有他一个。

  须知,能参与讨论的人,无一不是各自门派这个年龄的领军人物,即使是不可一世的杜云飞,也得逊色一分。

  晓梦怜面露忧愁,俏脸噜了噜嘴:“果然…那家伙还是来了!”

  徐钰不解道:“他是?”

  那人既然是我们昆仑,总归是好事,至少免去很多摩擦,不像其他门派那么仇视。

  可晓梦怜却一脸极度郁闷,脸色比起讨论杜云飞时有所过之而不及,还不是零星半点。

  “鸿飞!”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缓缓响起!

  “仙缘的参与队伍其实并不固定,并非一定要四个,真正限制队伍的,是二十四个人数!换而言之,只要愿意,即使一人一个队伍也不违反规矩,而我们今年参与的队伍,是五个!你没见过他,应该是他迟到了吧,仙缘本就是争分夺秒,旁人恨不得早一天进来,他倒好,反而迟到了。”

  ?慕妍接过话语说道,语出惊人,徐钰短暂一愣后,才反应过来!

  徐钰难以置信道:“你是说,第五个队伍只有两个人?”

  静嘉摇头:“不,一人!”

  “不…不会吧!一个人!即使他再怎么强,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抗衡一个队伍吧,这儿的人,皆是炼气九层,同阶下,即使有些差距,也不会太大啊,莫非他是筑基修士?”

  晓梦怜咬牙切齿道:“当然不可能,若曦山千年流传下来的规矩,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被人破坏,他修士的确是炼气九层无误,只是有一点,你说错了,同为炼气九层,差距也许比炼气与筑基之间的天埑还要令人绝望的例外。”

  “这…说来也是,毕竟我们队伍里就有一个这样的例外!”

  徐钰看向穆琴的背影,面露恍然,即使面对筑基死尸,穆琴依旧隐藏实力而不落下风,若是全力以赴,对上筑基修士也能追着满大街打,这一点,尽管难以置信,但亲眼见识过穆琴的实力后,徐钰毫不怀疑。

  “天院中,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穆琴大姐才位居第二。

  他炼气八层时,就已经在天院没有对手了,绝代天骄,千年难遇的妖孽等无数的称赞聚集在他身上,他也的确有资格承担这些称赞,你还没入天院,不知晓,曾经有段时间,整个天院的流言,尽是因他而起,炼气八层击退筑基修士,九层更是强势斩杀,孤身入筑基遍地的险境寻找奇遇,不仅没死,三个月后归来,反而带回八颗筑基内丹,其中有一颗还是筑基中期…”

  晓梦怜越说,脸色越是难看,像是跟鸿飞有什么苦海深仇般。

  慕妍哈哈大笑,看出徐钰的疑惑:“啧啧…说了那么多,还是没到正题上,其实最关键的是,那人是梦怜的未婚夫!”

  徐钰奇了,下意识开口道:“鸿飞师兄哪儿不好么?”

  此言一出,徐钰便感受到晓梦怜充满冷意的目光,只能干笑回应,表示自己不再多嘴!

  “管他再怎么优秀,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事没得商量!”

  “徐钰,你还是年轻了些,情虽一字,可包涵太多东西,在很多人看来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可没有那种感觉,即使强凑在一块,终究会觉得少了什么,一段因果,很有可能一生就那么一次,谁不希望有个完美的开场与无憾的结局!”

  穆琴的声音碰巧插进来,嬉笑说着。

  “那种感觉?”徐钰面露不解。

  “说不清道不明,这感觉来的突然,没有预兆,也许是初次见面时一个不经意间的对视,也许是长久的交情中悄然发芽,又或者是…一个举动,一个胆大而疯狂的举动撼动了心灵!”

  说着,穆琴似随意一瞄,扫过慕妍,慕妍脸色微红,连忙移开视线,嘴上却道:“穆琴大姐,你还不快说说,这回讨论的结果如何!”

  两女之间的小动作,徐钰并没有察觉,只是一个劲的感叹女人心比长生诀要难懂太多。

  “说得也是,回归正题,经过一阵多余的讨论,得到的结果是四派合力破除古城外的石碑阵!”穆琴打了个呵欠。

  石碑上怨气凝聚的妖兽虽然不强,但胜在量多,以兽海之势碾压来,真气很快就会枯萎,以一派之力,想要突破石碑阵近乎不可能,两派能突破几率只有堪堪四成,即使突破,也是损失惨重,但这样一来,就便宜其他两派,没有争夺遗迹的本钱了。

  最公平的方式是一起出力!

  的确如穆琴所说的那般,除了合力破除石碑阵外,别无他法,稍微有点脑子都知道这样做才是明智之选。

  慕妍扶额,无奈道:“你们聊了那么久,就只聊这些废话?”

  徐钰道:“不,应该还有试探之意!毕竟我们还不知晓,除了我们外,还有哪方持有令牌是个未知!令牌既然会出现,肯定有用武之地,甚至有可能决定此行遗迹的收获,他们应该是想试探哪些人身上有令牌,从而找个时机,将令牌夺回来。”

  “徐钰说的没错,令牌或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容不得忽略!”

  慕妍问道:“那穆琴大姐,你看出哪方持有令牌了么?”

  “难说,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我虽然知晓得多点,但这些都是一成不变的死知识,可人心就难说了,隔着肚皮,难以捉摸。”穆琴摇头,语气却转眼变化,又道:“虽然没有十分把握,除了我们外,太白的沐星云、阎罗的玄庄、以及万兽的胡靖应该持有令牌,其余的人就不知晓。”

  穆琴敢这么说,即使没十足把握,也不会太低,须知能参与讨论的人,不只是实力非凡,智谋也同样不低,基本不会露出破绽。

  慕妍恍然道:“剩下三枚令牌如果不在其余三人手中的话,难道是…”

  在巨大的机遇面前,每个人都是对手,即使是自己门派的人,也不能全信,换而言之,即使门派中有人得到令牌,可能不会禀报,反而私藏囊中!

  就好比昆仑,穆琴连自家门派是否持有第二枚令牌都不敢肯定,可见各自的警戒之深。

  穆琴笑了笑:“也不能排除我看不透的可能,可别太高看我了,我又不是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

  众人还在商谈一会突破石碑阵的事项时,杜云飞突然朝着徐钰这边走来。

  这大摇大摆的举动自然没可能没被嫣红渊的人注意到,当即停下交谈,转头看向杜云飞。

  晓梦怜冷着脸问道:“杜云飞,你过来是有什么事么?”

  要不是顾忌外人看出昆仑之间的矛盾,估计晓梦怜张口就是要打了。

  “梦怜师妹,我过来,是为了给诸位提个醒,你也看到了,石碑阵之棘手,非四派联手难以突破,寻常炼气九层贸然闯入石碑阵,只能含恨陨落,更何况是徐钰小师弟炼气五层的修为,为了徐钰小师弟好,不如此行,让徐钰小师弟在遗迹之外等候如何?”杜云飞面露担忧,拱手相告。

  话语一出,晓梦怜就发觉到不对,果然,话刚落下,晓梦怜就感觉到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

  四派私底下虽然各有恩怨,但明面上还是客客气气,不会公然探究别人修为,再加上有穆琴撑场,几乎没人会想到嫣红渊里突然多出的陌生面孔竟然只有炼气五层。

  一直以来,嫣红渊虽然忍受诸多流言鄙夷,可敢对她们动手的,还没几个,别的不说,穆琴的实力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了,一个炼气阶段近乎无敌的强者,意味着太多,例如可以撑起一个队伍,名列顶尖,哪怕这个队伍再怎么平庸。

  可现在机会来了,队伍再怎么顶尖,也有弱点,更何况嫣红渊的弱点近乎致命,炼气五层,堪比巨山的累赘,以徐钰做突破口袭击,完全可以轻而易举打乱嫣红渊的阵型,除非嫣红渊置徐钰不顾。

  若是平时还好,穆琴有信心自己能顾得住徐钰,可此时嫣红渊的实际情况比外表上更糟,突破口并非只有徐钰一个,慕妍还身受不轻的伤,打起来,立刻就会露出破绽。

  再强的高手也怕猪一样的队友,穆琴也不可能带着两个累赘大杀四方。

  如果一个突破口足以让其他队伍跃跃一试的话,两个突破口就能让所有队伍为之疯狂了。

  穆琴眯着眼睛,沉声道:“滚!”

  杜云飞还真怕穆琴真会失去理智出手重伤自己,幸好穆琴虽猖狂,可睿智不低,清楚自己一旦出手后果会如何,落入别人眼里,可是挑起门派矛盾,破坏同门和谐的恶劣弟子,穆琴受罚还是小事,严重的话,毁了嫣红渊的名声也并非不可能。

  晓梦怜三人不惜出生入死就为了争这口气,穆琴就算有再大的憋屈,也得忍着。

  见穆琴没出手,杜云飞悬着的心这才落下,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穆琴不说,他也不打算停留于此。

  “既然穆琴师姐已有自己的算盘,那倒是云飞唐突了,道歉。”

  ?面露恭敬说完后,杜云飞这才离去,言行举止如彬彬有礼的同门师兄弟典范,挑不出任何破绽。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