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禁术
A+ A-

  “速战速决,我担心慕妍等不了太久。”

  穆琴说完,法决便脱手而出,若徐钰还是清醒时,定会感慨这不属于炼气修士该有的实力,竟以一己之力抗衡两位筑基,还不弱下风。

  连晓梦怜和静嘉都不由面露惊讶之色,幸好这回及时反应过来,与穆琴联手。

  穆琴全力以赴,左右门神立刻节节败退,没过多久,在穆琴的法术下,化为石块消散再空气中。

  “慕妍如何了?”

  解决门神后,没人想着去大堂探讨究竟,而是连忙问起慕妍的伤势。

  即使受了重伤,徐钰还是硬撑着身子起来,用真气为慕妍稳定伤势。

  穆琴一问,徐钰面色顿时阴沉了:“很糟糕,门神的真气有古怪,竟自主腐蚀慕妍的伤口,若是小伤还好,但这一枪已经伤及心口,若不及时医治,可能会…”

  说着,徐钰不由沉默,他不敢开口,害怕说出后就成了事实。

  晓梦怜急道:“我这儿有三品丹药九转生骨丹,你快点给她服用。”

  慕妍遭到重创后,她没能及时反应过来,虽然是情有可原,但晓梦怜心中还是十分自责。

  九转生骨丹在外门丹药堂是买不到的极品丹药,就连是内门也极为罕见,据说这枚丹药能凝骨生肉,论名声,比许多四品丹药还要出名,其丹方更是珍贵,非大宗门难以持有。

  可糟糕的是,即使服了九转生骨丹,慕妍的情况也不见好转。

  “九转生骨丹虽然有起效,但还是差些火候,只能暂时抑制住那股怪异真气的腐蚀!”

  “怎么可能!”晓梦怜闻言,顿时脸色苍白。

  “难道是死气,不可能,轮回道自天道不知所踪后,就遗失传承了啊!”穆琴难以置信道。

  “若是死气,能有办法能治?”静嘉泣声问道,这位平时沉默寡言的女子不知何时,脸上已经是梨花带泪了。

  穆琴没有回答静嘉的问题,只道“这回仙缘,我们弃权吧,速速让云隐师叔带我们回昆仑,或许还有机会!”

  众人心里一沉,话虽没说清楚,还是明白了穆琴所言何意。

  “梦怜小妹,你扶下徐钰,既然慕妍被死气腐蚀,那徐钰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嗯,那我们快些出去吧,刚才…谢谢你了。”晓梦怜点头道,后一句,自然是对徐钰说的。

  “没什么,慕妍姑娘对我有恩,我怎么会坐视不管。”徐钰面色苍白,边说着,边给自己扎了几针,拒绝晓梦怜的举止,又道:“我只是伤势严重些,并没有被死气腐蚀,还能走路。”

  “徐小子…为何又叫我慕妍姑娘?”

  静嘉正要背起慕妍,却见慕妍突然出声了,众人闻声纷纷面露喜色,只是慕妍的声音没了以往的活力。

  徐钰听着,心头不由一痛,隐隐察觉到这是回光返照的预兆,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钰,你有没有办法医治我。”慕妍轻声问道,以往大大咧咧的女孩变成这般柔弱,徐钰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一路走来,慕妍嘴上总说些难听的话,但暗地里,给予徐钰的帮助却是最多,每次击杀妖兽后,慕妍总是以虐尸的名义多给妖兽一击,也正因为多了一击,徐钰才能采集材料的时候节省不少力气。

  更不用说那柄随手赠送的小刀,徐钰现在对这柄小刀可是越看越喜欢,不仅锐利无比,刀刃上还印刻着灵阵,切割灵草时能更好保存灵草的灵性,对于身为医师的徐钰而言,意义非凡。

  穆琴摇了摇头,叹息道:“死气在上古也是人皆色变的恐怖东西,即使你只是沾上一星半点也没那么好解决”

  慕妍轻轻摇头,出声道:“多问一句也无妨。”

  徐钰属实说道:“实不相瞒,我的确有办法能医治这怪异的真气,但并没有成功的把握,还是将你送回昆仑另想他法比较好。”

  晓梦怜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快些送慕妍回去,免得慕妍伤势又恶化了,这可耽误不得。”

  穆琴没有答话,目光却是无意间扫了徐钰,死气之名,她恰好知晓,棘手之程度,诸多大能都愁眉莫展,可见死气的可怕了。

  慕妍不紧不慢的说道:“不用了,就让徐钰医治吧,放着眼前的医师不用,反而寻求他法,既不是本末倒置的行为么。”

  徐钰不由一愣,他没想到慕妍居然还知晓这句流传于世俗的玩笑话,这些应该不会流传到修真界才对,慕妍能知晓,让徐钰有些惊讶。

  晓梦怜慌忙道:“这怎么行,生死关头,怎能草率了事,穆琴大姐,你快劝劝慕妍啊。”

  “梦怜,你就甘心我们嫣红渊落个不战而逃的名声么?

  这些年来,我们忍受了多少流言蜚语,平时靠穆琴大姐撑着场面,可暗地里那些自称是天才的飞扬跋扈子弟常常笑话我们不过一群女流之辈,干不成什么大事,若是我们能证明自己,那一日在山脚下,他们又怎么敢指手画脚,让梦怜在大庭广众下难堪。

  我们的确是女孩,但与妖兽厮杀,我们未曾害怕,许多生死关头连男孩都能吓哭,但我们都闯过来了,经历这么多磨练,如今,我们能自傲的告诉别人嫣红渊是最强的队伍,不再是最初的花架子了,只差一个正名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就在眼前,我不想放弃。”

  慕妍的声音依旧轻微得让人心疼,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缓缓说着。

  徐钰终于明白了,难怪平日打斗时,穆琴都在一旁看热闹,以穆琴的实力,若是出手,战况自然立刻就能结束。

  可为了让慕妍三人更快的成长,穆琴只能限制自己。

  温存在桃园的花朵,经不起摧残,只有经历暴雨后,还依然坚挺的花,才能恒存。

  晓梦怜那时所言,嫣红渊的诸位,个个都是同境界的好手,此刻回想起,徐钰才醒悟,嫣红渊能有今天,来之不易。

  晓梦怜劝说道:“嫣红渊的名声,还没有你一条性命的万分之一重要!”

  “机会总会有的!”

  静嘉也出声了,可见她是真的着急,生怕慕妍乱来。

  说着,众人不由看向穆琴,希望穆琴能发表意见。

  穆琴没有立刻开口,顿了顿,才对徐钰沉声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三成!若是失败,就回天无术了。”

  徐钰不假思索答道,即使知道这事轮不到他帮忙,但心里还是模拟了无数种能医治慕妍的方法,其中可行的方法中,最高的把握只有三成。

  慕妍立刻出声道:“让他试一下吧,我相信徐钰。”

  穆琴咬牙切齿,没了以往惬意的神情,陷入犹豫不决中,众人已经把决定权给予她,那她只能尽可能做出最好的选择。

  许久,穆琴才艰难的点头:“让徐钰试一下!”

  静嘉焦急道:“那怎么行,既能拿慕妍的性命当儿戏!”

  穆琴摇头道:“即使回到昆仑,也不见得有多少把握,死气的恐怖,鲜有知晓,而我恰好是其中之一,三成算是高了。”

  “这…”晓梦怜和静嘉不约而同看向徐钰,目光尽是难以置信,没想到所有人都潜意识认为最一无是处的的人,此刻却是唯一能派的上用场的。

  穆琴又补了一句:“当然,这一切都得建立在徐钰所说的确属实的前提下。”

  此言一出,难免勾起众人的一丝怀疑。

  “快些开始吧,我的情况可坚持不了多久。”

  慕妍飘来一句,强压所有人的疑心。

  徐钰目光移向慕妍,恰好四目相对,那双扑闪的眼眸没了灵动,却依旧有着笑意。

  那一句信任,绝不是一句安慰的谎言,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话。

  徐钰没有说什么,可一股极强的真气却透体而出,衣袖无风自动。

  众人面露惊愕,这股真气本不应该出现在炼气五层的修士身上,甚至说是不属于炼气修士都不足为过。

  还没等晓梦怜问出口,眼前的景象又让众人呆滞。

  只见徐钰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白丝,极强的真气立刻就得到解释。

  慕妍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像是察觉到慕妍的想法,徐钰淡然笑道:“我禁术已用,现在后悔也晚了。”

  话音落下,徐钰的头发不再白化,缎带束绑的长发,此时已经是黑白相交,尽管容貌没有多少变化,却明显多了一种说不清的苍老。

  “真傻!”慕妍皱着眉头骂道,声音流露着明显的泣音。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