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遇险
A+ A-

  走出迷阵后,迎面的是一条径直通向前方的路,当四人的脚步踏在地面的时候,两边的火炉凭空燃起,照亮前方的路。

  徐钰随后跟上来,顺着火炉指引的方向看去,入目的是一座大堂,没有华丽的装饰和富裕的灵气,大堂上空无一物,只有一座大鼎伫立中央,可怎么看也没有灵物的迹象,真要说的话,还没有大堂上两座魁梧的门神来得显眼。

  慕妍叹气道:“这儿不会被人先一步洗劫了吧,真倒霉,浪费那么多时间,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晓梦怜警戒道:“那倒不一定,或许那大鼎另有玄乎呢,都到这儿了,再往前面走几步吧,小心点。”

  众人小心翼翼走向大堂,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上了。

  一路走来,她们看似没有受到威胁,但并不代表没有危险,经穆琴道明这座遗迹的真面目,众人才知晓离死亡擦肩而过的悚然是那么不好受。

  咔嚓~

  众人都默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脚步都几近于无,也因为如此,这片封锁而寂静的空间里,任何声音都会被嫣红渊的人瞬间捕捉到。

  众人不约而同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镇守大堂的两位门神石像,飘落许些灰尘,紧接着,门神石像猛然活了过来,本是漆黑的瞳孔亮起猩红的光芒。

  “来者止步!”

  “擅闯者,杀!”

  徐钰开启窥生瞳,朝着门神看去,竟发现门神内有浓郁的生机,这可是生命才有的迹象。

  穆琴恍然大悟,点头自言自语:“看来遗迹外荒凉的源头就在于此了。”

  虽然穆琴并没有窥生瞳,但身为修真者五感,还是能模糊察觉到本不属于死物该有的生机正弥漫在门神身上。

  慕妍眉头紧皱:“两位筑基期?这下可麻烦了,一位筑基期我们都未必有把握,更何况两位呢。”

  穆琴面露浅笑,依旧是风轻云淡:“未必不可一战!”

  即使面临两位筑基期的压力,穆琴也从未有过半分慌乱,似乎这天地间,还没有什么东西能撼动她的心神。

  自始至终,总若有若无有着如逛后庭花园的惬意。

  “你们三人对抗左边那位,右边的就给我好了。”

  说着,穆琴已经出手,玉指探出,一朵莲花浮现在右门神脚下,下一刻,轰隆的巨响贯彻整个大堂。

  仅仅是随手一击,就刷新徐钰至今为止所见过最强的法术。

  穆琴率先出手,宣告战斗开始,浓郁的烟雾还未消散,便冲出两位魁梧的门神,朝着穆琴飞奔而去,速度之快,如电光石火。

  但还没等门神冲到穆琴面前,其中一位就被一层冰墙拦截住。

  徐钰很想说,被拦截的那位好像是右门神…

  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抽出心思在意这事,就连是徐钰,也只是想想,就抛在脑后,连忙找个地方躲起来,免受波及。

  将右门神拦截下来,慕妍的攻击也随后而来,玉手一挥,毒雾喷射而出,想着右门神覆盖去。

  与其同时,穆琴要面临的难题也近在眼前,徐钰不由多看穆琴的方向一眼,以炼气期一己之力抗衡筑基怪物,徐钰要说不放心,那是不可能的。

  可事情的变化却让徐钰一时之间难以置信,面临左门神的攻击,穆琴伸出一指轻点虚空,三朵莲花浮空盛开,浓郁的真气爆裂,再次将其击退扑上来的左门神,这份轻而易举的应付,让徐钰一时之间分不清到底谁才是筑基。

  相比之下,晓梦怜这边虽然有三人,情况反而严峻许多,对上筑基,慕妍自然不敢松懈,出手就是自己最为强横的几个法术之一,可让慕妍难以置信的是,毒雾中,右门神竟然毫发无损的走出来,丝毫没受到毒雾的影响。

  慕妍惊呼出声:“怎么可能,我的炼毒竟然连他一毫一毛都伤不着。”

  徐钰在一旁提醒道:“应该不是,对方不过是门神,说到底只是死物,只是借助法阵索取外物生机,虽然看似活了,也改变不了本质,你的毒对生物有用,可对死物而言,威力反而十不存八九了。”

  慕妍咒骂一声,但还是很快就做出正确的选择:“该死~静嘉、梦怜,我为你们做掩护!”

  说话间,右门神一步踏出,身形如风,眨眼出现在静嘉面前,速度之快,难以反应过来,但这只是徐钰的想法。

  只见静嘉挥手,对着虚空连点四下,还不忘后退,躲开右门神的奋力一击,石拳与静嘉瘦弱的娇躯擦肩而过,落在地面上,竟解开密密麻麻的裂痕,这一拳,至少有千斤之力。

  筑基期果然名不虚传,就冲这一拳,炼气期能挨得住的就没几个了。

  左门神一拳落下,静嘉法术也准备好了,流光从掌心射出,直指右门神地面,刹那间,地面升起四块一人高的土柱。

  静嘉法术落下,还没等右门神有何动作,慕妍和晓梦怜的法术也近在眼前了,这熟练的配合,天衣无缝也不足为过。

  只是,这回慕妍的法术起到不错的效果,黑光化作藤蔓,在右门神的躯干上蔓延,腐蚀了看似坚硬的躯体。

  徐钰面露惊讶,不由看向慕妍,却发现慕妍脸色略有苍白,随即才明白过来。

  毒术对右门神的伤害本就十不存八九,慕妍要想给予有效打击,也只能拿出自己的压箱底手段,可想而知,既然是压箱底,肯定得要大耗心神。

  想着,温度又冷了起来,徐钰知道,晓梦怜出手了,只是这回,比以往更冷些,逼近寒霜季时的温度。

  不知何时起,晓梦怜的手中多了七尺寒光,刃如雪,薄似蝉翼,映冷艳。

  只见晓梦怜腾空跃起,一剑划出,半月剑芒如皎月坠落,所过之处只留一层冰霜。

  徐钰终于明白那时穆琴的感叹,才是炼气八层就有如此恐怖如斯的实力,难以想象更进一步又会是何等恐怖。

  可惜,晓梦怜再强,也得受修为所约束,这一法术还远不够击崩右门神,还差点火候就只能让静嘉补上了。

  静嘉挥手扔出九枚铜钱,左手捏动法决,而后,铜钱即可化作飞剑,朝着右门神穿梭而去。

  皎月先落,冰霜蔓延,冻碎右门神的躯体,瓦解右门神的防御后,九柄飞剑化作流光,刹那间将右门神贯穿。

  右门神微微挣扎着,可身体却止不住掉落下石块碎片。

  众人刚要松口气,徐钰脸色却面露警戒,右门神体内生气的确在减少,可却不是三女合力一击的成果,而是被一团浑浊的真气腐蚀同化了。

  事出反常,必有异变,徐钰连忙出声:“小心!”

  声还未传入晓梦怜耳边,右门神就猛然一震,浓郁真气迸发而起,漫卷一层烟尘。

  右门神右手握状,地面石块凭空捏造一把长枪,自主飞到右门神手中。

  还没回过神来,右门神就挥枪突起,目标竟是慕妍,枪突不过瞬间,就临至慕妍面前。

  刚使出浑身解数压制右门神,慕妍还没缓过气,眼看长枪逼近,慕妍有心要躲,身体却不听使唤。

  嘶嘶~

  长枪贯穿慕妍的胸膛,艳红渲染着空气,滴落在地面上。

  “拉开他们!”穆琴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

  可晓梦怜和静嘉离慕妍还有许些距离,无法阻止。

  慕妍面露绝望,瞳孔不知何时涌出泪水,有心想要反抗,可是身体微微动弹,刺骨钻心的痛苦就如潮水涌来,将她所有的挣扎尽数瓦解。

  只能无助的看着右门神的真气越来越浓厚,下一击就在眼前。

  嘶嘶~

  破风的声音打破这一漫长的瞬间,当晓梦怜和静嘉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徐钰不知何时出现在慕妍身后,长枪将至的最后一刻,将慕妍往后一拉,恰好离开了长枪突击的范围,硬生生将慕妍从鬼门关拉回来。

  当徐钰察觉到右门神的异样,已经意识到晓梦怜可能来不及了。

  刹那间,徐钰出声的同时,也跑向慕妍的方向,只是那时情况紧急,所有人眼中只有对手,抽不出心思关注徐钰,当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挤入眼帘的唐突,却成了所有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右门神毫不停顿,持枪乘胜追击,一朵白莲无声浮现在三人中间,花现花开,不过瞬间,一股极强的震荡将徐钰击退,徐钰没有反抗,顾不及男女有别,连忙转过身子将慕妍抱在怀中。

  穆琴出手很快,可还是招架不住右门神近在眼前的攻击,知晓事不可为,右门神只能仓促出手,真气化作白芒划过,还是波及到了徐钰,徐钰后背顿时皮开肉腚,隐隐还可以见到破碎的骨骼。

  徐钰微哼一声,咬牙调整自己的姿势,在空中一个翻滚,与慕妍的位置互换,不顾后背的伤势,为慕妍当了肉垫。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