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梦蝶石
A+ A-

  刚进洞口没过多久,一条阶梯便映入眼帘,晓梦怜挥手召出一团火苗,试图照亮前方的路,但洞穴太黑,仿佛隔离一切的光源,纵然晓梦怜用火苗照明,前方的路也依旧漆黑,顶多是让晓梦怜几人能辨别方向而已。

  在不知晓洞穴内情况前,晓梦怜也不敢施展法术来开路。

  除了一路向前外,就没别得选择,五人一路上小心谨慎,没发生什么,顺着晓梦怜的火苗指引一直走着。

  一路上,气氛压抑得诡异,忘却了时间流逝,短暂与漫长的概念都变得模糊不清。

  “我们走了多久。”慕妍终究问出了所有人心头的疑惑。

  “不清楚,可能有三天了。”晓梦怜猜道,

  “一天!”静嘉仍然用惜字如金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

  “是么…我倒是觉得过去七天,穆琴姐,你觉得过了多久。”慕妍皱着眉头道。

  “两个时辰。”穆琴沉声道。

  “那徐钰你又是多久?”慕妍又问道。

  “六个时辰多些。”徐钰应道。

  穆琴闻言,不着痕迹看了徐钰一眼,眼眸里一瞬而逝的惊讶,很快,又恢复以往懒散的态度。

  众人的面色不知何时变得沉重,眼前发生的事情实在不合常理,修真者虽然不敢说通晓时辰流逝,但凭借敏锐的直觉,也能估摸大概,可眼前,众人给出的直觉却相差甚远。

  “暂不提时间是否准确,这一路下来,我们走的路也不算短了,只凭一座小山峰大小的洞穴,应该早就到尽头才是,可现在…我们仍然未看到终点。”晓梦怜说道。

  “看来我们应该是被困在迷阵中,静嘉你有何头绪?”慕妍问道。

  迷阵即是道阵一种,与五行之术同属算数之道,可以说,若静嘉都毫无办法,那外行人更不用说了。

  然而,静嘉摇头不语,给出了众人最不愿面对的答案。

  晓梦怜说道:“那该如何是好,难不成还得要继续走下去?”

  穆琴难得一见提出建议,道:“迷阵要点在迷上,与杀阵不同,主要是困人不得脱身的特性,这种情况我们应该不会遇到危险,与其继续漫无目的的走下去,倒不如停留至此,好好想想破解之法。”

  “嗯。”静嘉出声附议。

  平日穆琴不出声,可一出声,如黑夜的明灯,本来不知所措的嫣红渊立刻有了目标,连杂念都抹去不少。

  来的路上,去的方向,整条路都是一层层阶梯,实在不是休息的地方,迫不得已,四位曼妙少女也只能委屈下了。

  几人还在苦思破解之法时,慕妍却瞄见徐钰蹲在阶梯,不断刻画着什么,不由奇道:“徐钰,你在做什么?”

  “突然发现,这一层层阶梯之间的高低,几乎甚微,如果从远处看,还以为是微斜的平地呢,便留意了下,突发奇想,若是这阶梯本就是平地…那会如何!”徐钰开着玩笑道。

  “怎么可能…”慕妍的话还没说完,静嘉竟罕见先出声了。

  “值得一试。”

  “什么意思?”晓梦怜糊涂了。

  “阶梯会有尽头,这是常理,但平地却有可能原地循环,或许这洞穴内设置什么机关,让我们误以为脚下的平地是阶梯的错觉,被常理约束,自然会以为这条阶梯继续走下去总会有终点。”徐钰解释道。

  “如果徐钰设想正确,那破解之法应该在地面吧。”晓梦怜恍然大悟。

  几人交谈间,静嘉就已经半蹲在地上,抚摸着一层层阶梯,闭目感应了。

  不一会儿,静嘉才开口道,语气带些欣喜:“有古怪。”

  既然能发现问题所在,那离解决问题应该是不远了。

  “若这座遗迹只有这一防御措施,那不就太过简单了?只是区区困人之局,全无威胁。”慕妍嗤之以鼻。

  穆琴似笑非笑,道:“那可不一定,你忘了先前问过的问题么,你觉得这段时间又过了多久。”

  慕妍有些不确定:“过了两个时辰吧。”

  晓梦怜反驳道:“哪有那么久,不过一个时辰吧?”

  “我倒是觉得只过了一刻钟有余!”徐钰摇头道。

  穆琴含笑道:“知晓了么,这迷阵的厉害之处正是此处,实际时间过了多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觉得过了多久,洞穴外一天,对一些人而言或许一年之久,模糊的时间中,纵然是意志坚如磐石之辈,也不可能在封闭的空间里停留漫长岁月而保持清醒。”

  慕妍两女闻言,顿时涌起一阵毛骨悚然,她们意志还算得上坚定,但总归是年轻了些,真要在这待上十年八年,疯掉也并非不可能。

  慕妍苦笑道,颇有后怕:“啧啧~看来我眼界还是太浅。”

  穆琴凝重道:“这阵法或许破解不难,但论困人之法的玄乎,在如今修真界中,能出其左右的不过五指之数。”

  慕妍不满道:“为何我感觉的时间是最漫长的,这有些不公平。”

  “因为你急躁了,困于阵中,或多或少会有失平常心,心情起伏越强,感觉时间的流逝就越乱。”

  说着,静嘉无意间扫了站在不远处默默无闻的徐钰。

  她没说,自己有特殊的法门能不受时间模糊的影响,感受的时间自然是最正确的,方才到现在,其实只过了半刻钟,换而言之,徐钰的平常心不仅没被困境影响,反而还更加冷静,这份心性,比以理性闻名的算数之道传人静嘉更为甚强。

  慕妍哑口无言,毕竟这行人中,最先开口的人就是她,如果不是实在无法忍受,也不至于开口,这样说来,的确合理。

  呼呼呼~

  突然,一阵微风扫过,吹来茫茫白雾,众人立刻反应过来,连忙催动真气,以防突发情况。

  幸好是,一路走来终于遇见一回好事。

  白雾朦胧整个阶梯走道,倒是没出现什么威力,只是看不清四周,待到白雾散去,脚下的阶梯不知何时变成平地。

  迷阵破去,看清身处所在的真实景象后,众人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原来方才他们只是围着一块不过百米大小的巨石转圈,出路其实就在一旁几步之遥罢了。

  可因迷阵之缘故,她们却无数次与出口擦肩而过,浑然不知。

  阵多以灵物为基,诸多空间为辅,方可称得上道阵,但这只以一块石头为基,方圆百米小寸土地为辅即可成阵,就困住嫣红渊四人近三个时辰,纵然阵中玄妙如何深奥,也不可能做到这般。

  唯有一种解释,那便是这块石头上了。

  想着,众人不约而同看向一直绕圈的石块上。

  慕妍问道:“此物是什么东西,静嘉你可知晓?”

  静嘉摇头不语,穆琴却又开口了:“这是梦蝶石。”说着穆琴不由面露古怪之色,停顿会,又道。

  “梦蝶石倒是罕见,此物在如今修真界应该已经绝迹,大部分史书都没有详文,我们能活下来能说是洪福齐天了,能以梦蝶石为基的迷阵,在上古必然也是大阵一列,可却因这方空间规则,千万只存其一。”

  “此阵很强?”慕妍问道。

  “我曾在一本古书上看过,上古时有一破涅大能,被梦蝶石困住,你猜最后如何?”

  “破涅大能?最后如何?”晓梦怜疑惑中带着一丝惊讶,需知如今修真界再无渡劫之上,破涅已成过往。

  穆琴语出惊人道:“他在梦中迷失自我,自以为是一只蝴蝶,然后,梦醒时,化作蝴蝶,翩翩飞舞了。”

  众人不由色变,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他们这么近,近得触手可及,而他们又如此幸运的擦肩而过。

  “那这梦蝶石,自然不能放过。”慕妍连忙道。

  “痴心妄想。”静嘉罕见带着语气,白了慕妍一眼。

  穆琴没好气说道:“还是静嘉理智,这梦蝶石自然是至宝,但以我们能力,还不足以带走它,太难。”

  这道阵固然因为空间的约束,千万只能发挥其一,玄妙却依在,想要取下梦蝶石,得要完全解析阵法,连破涅大能就能灭杀,可想而知这道阵阶级多高,只凭静嘉刚入门的五行之术,根本没有一丝破解的可能。

  慕妍幼齿的俏脸不悦的皱着眉头:“倒是遗憾,既然拿不走,还不如快些离开,省得看着心烦。”

  晓梦怜点头赞同道:“说的也是,这儿既然有如此强横大阵镇守,想必里面守护的必然是不弱于此的至宝。”

  几人不甘看着眼前的石头,三步一留,走了好一会儿,快到出口时,慕妍才发现徐钰还没跟上来,转头一看,徐钰正站在石块下,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徐子,还在发什么呆,这东西连我们都没办法,更何况是你,别胡思乱想了,快跟上。”

  慕妍的喝叫,唤回徐钰的心神,徐钰犹豫会,伸手对着虚空一晃,才跟上嫣红渊众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