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禁法
A+ A-

  第三日~若曦山中

  徐钰正采集还有余热的妖兽,又是一只倒霉的妖兽,虽然是极强的物种,可遇到一群灾星,还是跪了。

  晓梦怜眉开眼笑道:“这是第八只九阶妖兽了,一枚炼气九阶的妖丹值十灵点,还有十二枚八阶妖丹,有六十灵点,再加上二十五枚七阶妖丹,才三日就有二百一十五灵点,或许这回还真有机会能挣榜首。”

  【嫣红渊】本就是这回大比的榜首有力的人选,但这三日的收获,还是超乎了晓梦怜的想象。

  “可别高兴得太早,以沐星云的实力,在三日内拿到更高的积分也并非不可,其他宗门千年的底蕴也不是摆着看的,能来这儿的人中,或许还有卓越的天骄,想稳占榜首,还远远不够。”慕妍没好气的打击道。

  穆琴靠着树荫下,似半睡半醒,梦呓道:“若能猎杀筑基妖兽,或许真有几分机会,一只筑基妖兽等于一百积分,快有三日成果的一半了。”

  “猎杀筑基妖兽?这可不是开玩笑,我们可没把握。”慕妍脱口而出。

  “你们都是同境界的好手,单挑匹马对上炼气九阶妖兽本就是难寻敌手,更何况是三打一,全无难度,你们参与这回大比,只是寻个乐子?机遇本就与危机并存,抱着寻乐子的心态,只会与榜首擦肩而过。”穆琴笑了笑,俏脸上没了困意。

  “这倒也是…可这若曦山这么大,筑基妖兽也就那么几只,我们要怎么找!”晓梦怜点头道。

  “不如再试一试徐钰的气运好了。”穆琴摊手,似无所谓道。

  正收集材料的徐钰顿时一阵怪不舒服的。

  “你说…徐钰有特殊的法门能找得到妖兽?”晓梦怜惊讶道。

  说着,三女不约而同的看向徐钰,这回,徐钰无法装作若无其事了,只能迎着三女的目光,硬着头皮说道:“我的确有办法能找到妖兽,但仅限于半公里的距离,三日前那段岔路的终点本就没多远,我才能发挥一些作用。”

  “半公里…若曦山那么大,区区半公里不过九牛一毛罢了。”慕妍无奈道。

  “不过…有件事我不知当不当讲,虽然我没有发现妖兽,却能感觉到,这附近有一处地方,与其余地方不太一样。”徐钰犹豫道。

  “哪儿?”慕妍顿时来了兴趣。

  “就在这儿不远处。”徐钰指了指远方的小山峰。

  “如何?要过去看看不?”慕妍问道。

  “我还好奇,为何这头寒冰三目蛇死守一块没有灵物的领地,听徐钰这么说来,或许此地真有玄乎之处也说不定。”

  晓梦怜点头,穆琴和静嘉两女依旧是默不作声,嫣红渊里没什么大事的情况下,基本都由慕妍和晓梦怜两人决定。

  待到徐钰收集好妖兽身上的材料后,跟着队伍来到那座小山峰下。

  在徐钰窥生瞳的眼帘中,这块小山峰竟然隐隐吸纳周围的生机,这让徐钰不由大吃一惊。

  “奇怪,这儿并没有哪儿怪异之处,徐小子,你不会是在糊弄我们吧。”慕妍不悦道,她不高兴时,总会叫徐钰徐小子。

  “荒凉。”静嘉罕见出声道。

  慕妍这才注意到,这座小山峰周边,竟然只有黄土沙尘,土壤中还能依稀见到枯萎的草木。

  “不错,若曦山灵气浓郁,即使是沙漠都能化为绿洲,杂草生长千年,还有可能蜕变为灵草,通常情况不会出现荒凉之地,更不提此处还有寒冰三目蛇镇守,没有哪只妖兽会无聊驻守在不毛之地,看来徐钰眼光没错。”穆琴说道。

  静嘉靠近小山峰,伸手抚摸石壁,白雾真气如灵蛇蔓上石壁,不一会儿,静嘉才缓缓收手,沉声道:“有禁法!”

  穆琴奇道:“如果我没猜错,这儿应该是远古修士留下了遗迹,倒是罕见,仙缘之争已有数千年历史,遗迹应该是所剩无几了,我们能遇到,是莫大的运气,自然不能错过。”

  “静嘉,你能破解这个阵法么?”晓梦怜面露兴奋之色。

  “需要时间。”静嘉目光微凝,与平时一般无二,但恒古不变的瞳孔多了道不明的认真。

  说着,静嘉拿出一个物件,似盘子状,上方刻有八卦图,图中还有许多未见过的纹理。

  只见静嘉真气涌动,玉手挥动法诀,似乎开始破解禁法,只是徐钰看不懂罢了。

  “天地以五行为基初成稚儿,万物生长,地域变迁,星辰天象都自有规律,五行之法就是卦卜周天万物的算数之道,与命数、禁法、道阵三个支脉算是同门旁系了,学习算数之道的人都极为罕见,比剑修更为甚少,入门条件极为刻薄,需要过人一等的耐心与逻辑,自古以来就有这句话:【或许天下最聪明的人不是算数之道门下传人,但算数之道门下传人中绝对没有蠢笨之人】。”晓梦怜解释道。

  徐钰颇为惊叹,虽然早就预料静嘉不会那么简单,可还是不禁震撼,道:“原来静嘉师姐那么厉害。”

  “那是自然,所以我们看不懂静嘉在做些什么也是理所当然。”

  “梦怜,你这不是暗喻我们头脑不灵光么?”慕妍无奈道。

  “…说得也是~”晓梦怜哈哈大笑。

  说着,山峰突然传来一阵声响,掺杂着碎裂声,而后,一直站立不动的静嘉猛然拍出一掌,劲风遁入虚空,山峰如活物遭到攻击般,激烈晃动,传出一阵反荡。

  静嘉语气罕见有一丝语气,凝重道:“助我,徐钰后退!”

  山峰异变之时,晓梦怜和慕妍早已全神贯注,以防任何情况,在静嘉开口后,三人立刻就出手,嗯~徐钰自然是出手跑路。

  穆琴依旧是事不关已,似随意出手,灵光从手心一闪,如电光石火势击中反荡的冲击,让反荡不由一顿,徐钰趁着这个时间,跑到五十米开外,晓梦怜和慕妍的真气也随之涌来,迎上反荡的冲击,双方僵持少许后,反荡没了后劲,才迅速消散。

  小山峰再次安静下来,只是这回,静嘉面前的岩壁多了出一个洞口。

  “若曦山自远古流传下来,历经千万沧桑,禁法还能运转,若是全盛时期,难以想象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晓梦怜拭擦额头上香汗,感叹道。

  静嘉闻言,却是摇头。

  “禁法还十存八九术式,只是发挥不了本应有的威能。”说着,静嘉脸上竟有了变化,浮现一丝悚然之色。

  禁法强弱,取决于布置禁术式的多少,方才静嘉借助法器窥视禁法内术式时,即使静嘉性子清淡,也被禁法内的景象吓得不轻。

  那是个封闭的黑色空间,无数的枷锁将空间完全封锁,不留一丝空隙,枷锁上印刻着漫天的禁术式,仍然闪烁着压抑的光芒,交错纵横的密集纹理隐约蕴含着至高的力量,仅仅是看着,静嘉就不禁感到头皮发麻。

  庆幸的是,这些禁法不知为何被禁锢着,在那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压制下,千万条术式竟然只能发挥八九条左右。

  “一直以来我就好奇,若曦山中妖兽不乏一些流传上古妖兽血脉的凶兽,不说元婴,金丹还是有些机会,可这儿的妖兽却只能停留于筑基初期,一生不得突破,似乎这就是极限,实在有违常理,除非···常理已经被上古的大能改写了,若真是如此,这儿与其说是山,不如说是独立的空间,不属于虚珑的世界,假设若曦山的极限便是筑基初期,纵然禁法有焚山煮海的威能,可还是得服从规则,不得违反。”穆琴沉声说道。

  “修士真的能做到这般地步么?”慕妍难以置信道。

  “谁知道?反正我是没见过这样的修士,只是听说而已。”穆琴洒脱笑了笑,随即又感兴趣道:“既然这禁法如此强横,那藏在禁法中的宝物定然非凡,我开始好奇了。”

  “禁法内不会又有什么极强的困局吧。”晓梦怜有些不放心,她们最清楚静嘉的性格,连静嘉都为之动容,那绝对是她们惹不起的东西。

  “应该不会,如果真有,那我们方才就应该被禁法的反荡击散了,按理来说,若曦山应该不会出现筑基初期以上的修为,若真有的话,那只能又是一位能改写规则的大能了,不过···这样的存在,当今十六道派仙宗。四魔海,八皇殿合力,也不见得能阻拦得住。”穆琴语出惊人道。

  “穆琴大姐都这么说,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晓梦怜吞了口唾沫,语气还尚未回过神来,显然被震惊得不轻。

  做出了决定后,几人稍微休息会后,才走进山洞,一行人中,穆琴依旧走在最后面,徐钰就走在穆琴前面不远处。

  还是摸索山洞的途中,徐钰突然放缓脚步,靠向穆琴,低声道:“穆琴师姐,你可曾听说过太古山?”

  穆琴闻言,眉头不易察觉皱了下,应道:“太古山?你从哪里听来。”

  “···家中长辈无意间提到,当时无心记下罢了。”

  “是么···”穆琴深深看了徐钰一眼,停顿了会,又道:“那已是过往,不要再提起了。”

  说完,穆琴语气没了兴致,徐钰识趣不再言语,只是心里的疑问更显沉重。

  自己年幼,跟随徐老走访十万小山,见识许多水土风俗,数载光阴转眼逝去,只观万象其一,在这片广阔的天地面前,他深切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那时,他问过徐老:“天下有多大。”

  徐老悲凉一笑,声音仿佛穿透世间的淡然:“你身处天之下,就站在浮华之世中,被红尘蒙蔽双眼,哪能看到尽头,若你有朝一日,去往那太古山前一看,就知晓…一切只是牢笼!”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