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医术之秘
A+ A-

  乘云舟的空间极大,可容纳二十几人还有许些空余,一间厢房内,徐钰正与四位倾城容貌的女子同为一桌,在外人看来是香艳的景色,可只有徐钰才清楚,自己要是真敢动手,用不着到桃源仙境,自己就要死在乘云舟上了。

  “距离若曦山还有一段距离,趁着这个时间,晓梦怜你给徐钰讲下仙缘之争的规矩吧。”穆琴打了个呵欠,面露困乏之色。

  徐钰不由多看穆琴一眼,虽然炼气修士还不能像筑基修士那样不休不眠,但对睡眠而言已经是可有可无,面露困乏的修士,徐钰还是第一次见过,如果不是连续十几日没睡,应该不会露出这种表情,可是观穆琴面色红润,一点不像是劳累过度的人。

  虽然好奇,但徐钰很识趣的没问出口,终归到底,在嫣红渊里,他还只是个外人,若不出意外,此行之后,自己又得回到平庸的生活里了,与这些天骄之女再无联系。

  “你第一次参加仙缘之争,有许多东西难免不了解,我跟你简单解释下吧,这回参与仙缘之争的并非只有昆仑一派,除了昆仑之外,还有阎罗殿、太白剑门、万兽谷三家,切记,在桃源仙境中,除了嫣红渊的人外,谁也不要相信,包括我们昆仑的学员,这点至关重要。”

  徐钰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如果没有方才在山脚下发生的那些事,徐钰或许还会好奇晓梦怜为何这么说,但如今,徐钰已经不再疑惑,那一刻,那些看向他的目光,有着好奇,不解,感兴趣,甚至是不善,但在那些虚假外表下隐藏着,是贪婪猎人的杀意。

  “放心,虽然我们嫣红渊也不算是什么好东西,但至少能保证不到最后关头,你至少没有生命危险。”慕妍笑着拍了拍徐钰的肩膀,不怀好意的说道。

  “慕妍,你别胡说···”晓梦怜眉头一皱,想要说些什么,可到嘴边的话,却不由自主的化为沉默。

  的确,嫣红渊四人出生入死几回,早已是亲如姐妹,可徐钰不过是一个外人,如果为了徐钰而连累其余三位姐妹的话,这种事,固然残酷,但真到选择的时候,晓梦怜也只能站在慕妍的立场上了。

  修真界本就残酷,像这种事情本就无时无刻都在上演着,要想更好的活下去,只能遵从流传的规则,这是不变的常识。

  “慕妍姑娘说的并非全无道理,在来之前,我早已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如果真到那一刻,这才是明智之举,晓梦怜师姐,你不必在意。”徐钰点头,倒是很看得开。

  他从没指望过嫣红渊的众人能为自己出生入死,他这次过来本就是一场豪赌。

  以晓梦怜的名气,加入的队伍应该不差,参与这次的仙缘之争,有极大的可能得到不错的名次,这次的仙缘之争前三名的队伍可人手得到十枚凝气丹和一本玄阶低级的仙术,若嫣红渊有幸能夺得前三,他就能蹭到十枚凝气丹。

  凝气丹在回春堂价值五个灵石,即使是强如天院的学员,也只有三个月才会发送一枚,可见凝气丹的珍贵,若是徐钰能得到凝气丹,哪怕只有一颗,便能以凝气丹内丰富的灵气,凝集气海,突破炼气六层,从而提升进天院内。

  见徐钰似乎并不介意,晓梦怜心里才松了口气,可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想了想,拿出一本破旧的书本,道:“好吧,既然你已经有这个想法,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不如这样如何?我这儿有一门攻击仙术,你趁这段时间学了,也好在桃源仙境中有些自保的手段。”

  说着,晓梦怜将手中的书本递给徐钰,徐钰下意识的看向书本的封皮,封皮上有《烈风诀》三个略显泛黄的大字十分显眼,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以晓梦怜的身份,能拿出来的仙法自然不会是那些不入流的货色,可不知为何,徐钰却是遗憾的叹气。

  “怎么?这门仙法不合你心意么?”晓梦怜好奇道,语气颇有不满。

  “多谢晓梦怜师姐好意,但我不能接受,实不相瞒,我能使用医术,并非没有代价,要想使用医术必须习得专门的功法才可以习得,此诀阶级低微,虽然独特,可缺陷也十分致命,除了功法上的医术外,其余的仙法无法习得。”徐钰无奈的解释道。

  晓梦怜微微一愣,脑海中想起徐钰施展医术时感受的真气,的确与寻常的真气不同,平和如海洋又丝毫不泛起一丝波澜,似包罗万象,容万千世界的浩然,这么奇怪的真气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般而言,若习得与自身修炼的功法属性相逆的术法,只会事倍功半,一些极端的功法甚至还会出现反噬,但任何功法,包括《炼气诀》在内,都具备着习得攻击性仙法的性质。

  但这股真气截然不同,没有寻常的真气里蕴含的凛冽和杀意,有的只是平和与安详,几乎与所有的功法相逆,这也正是为何不能习得寻常仙法的因缘。

  修真本就是适者生存,真气更是为杀而生的手段,只有徐钰的真气例外,晓梦怜不禁恍然,难怪在徐钰的详文中,未有记载他与别人打过交道。

  “不会吧,真有那样奇怪的功法?不能习得仙术,跟凡人有什么区别?”慕妍难以置信道。

  静嘉也罕见的抬头看了徐钰一眼,似要得到徐钰的确定,至于穆琴···她已经睡着了。

  “徐钰没必要在这点上糊弄我们,更何况我亲身体会过这股真气,确实如徐钰所说的那般诡异,与我所见的仙术皆为相逆。”晓梦怜开口为徐钰辩解道。

  “看来医术也并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虽然学的毒术,但还不至于连寻常仙术都无法掌握,看来想要背道而驰,代价也是极为沉重了。”

  “重修?”静嘉提议道。

  此话一出,倒是得到慕妍的认同。

  “多谢诸位师姐劝告,但此诀乃家中长辈赠与,不提长辈的厚望,我本身也喜爱医术,此路虽然艰辛,可我仍打算继续走下去。”徐钰摇头道。

  “你这小子很对我的胃口,虽然毒术与医术向来相克,但并不妨碍我欣赏你这一点。”慕妍罕见的大笑出声,静嘉也微点头表示支持,看向徐钰的目光也好了很多。

  其实徐钰隐瞒了些,习得《长生诀》后,徐钰自己每治愈一个人,气海里的真气竟然凭空多出一丝,这凭空多出的真气还能随着患者的修为越高,伤势越重,逐渐增多。

  也正因为有了《长生诀》奇特的能力,徐钰才得以愚笨的资质在三年内突破至炼气五层,但这只有徐钰知晓。

  即使曾将这门功法卖给一位神秘人,但相信以对方挥霍的手段,也不屑学习《长生诀》。

  虽然并不是了不起的秘密,但总归不得太多人知晓,徐钰并没有这个意愿,但传入有心人耳边,难免会传出徐钰利用患者的伤势为修真道路铺垫石子之类的流言。

  这一段小插曲并没有影响什么众人的心情,稍微停顿会,晓梦怜继续给徐钰讲了些桃源仙境内的规矩与关于其他三派盛传的手段。

  “仙缘之争又称猎妖大比,你可知道为何?”

  “因为判断名次的条件是猎妖数目!”

  “没错,修为并不代表一切,再强的修为,死在妖兽手里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有生死的磨练并幸存下来的人才是真正的天骄。

  仙缘之争便是宗门为年度大比准备的热身,这儿遍地是机缘,见证庸才与天骄的试炼,有能力的人,将会脱颖而出,以此为跳板在年度大比大放光彩,从而被长老看中,那时,地位将不同往日。”晓梦怜娓娓而谈道。

  徐钰这才恍然,仙缘之争对外说是宣扬道义,暗地却是为年度大比做个热身,看来宗门的一举一动,都有极大的深意。

  “其他三大宗门的手段各有特点,万兽谷的弟子所修的仙术皆为拟兽仙术,自称肉搏中,同境界无敌,虽然此话颇为夸张,但的确是鲜有人能在肉搏中战胜万兽谷的弟子。”

  “至于太白剑门,门下弟子皆为剑修,剑修者极为罕见,修成者无一不是意志坚毅之辈,正因如此,在四派中,太白剑门中弟子最少,参与的仙缘之争也不例外,同时也是我们此行最大的对手,历代年轻一辈的皓月之才中,总有太白剑门的身影,而我们很不幸,碰上恰好崛起的新生代天才,沐星云,据说···他曾以炼气修为,力敌筑基修士,不仅没有败退,反而强势击退。”

  徐钰闻言,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对于修士而言,法器占有一身修为一半的实力,这话并非虚言,炼气修士还没领悟神识,不能驱使法器,真气上逊色于筑基修士,筑基期更有法器相助,一一造就这无法跨越的天埑,徐钰踏入修真界三年来,还是第一次听过有炼气修士击退筑基修士。

  “如果真遇上了,能不出手尽量不出手吧。”慕妍苦笑的说道。

  “那阎罗殿呢?”徐钰问道。

  杜云飞提过阎罗殿,所以徐钰稍微留意了下。

  “阎罗殿门内宗旨和昆仑并没有太多差异,皆为容纳万法,倒不像万兽谷或太白剑门那样偏门,专修其一。只是他们行事作风极为恶劣,为了达到目的可谓是穷极手段,正面对上,我们自然不怕,留个心眼提防他们的阴谋诡计,小心点应该没有大碍,听长老说,这回仙缘之争中,阎罗殿的参与队伍并没有率领人物,杜云飞那般说,大多因素是想要把你吓退罢了。”晓梦怜解释道。

  徐钰点头,将晓梦怜所说的都记在脑海里。

  几句畅谈后,穆琴的梦呓突然插进来:“到了···”

  四人的谈话便中止,徐钰下意识看向窗外,乘云舟虽有云雾围绕,可从舟内却能清晰看清外面的景色,只见窗外一座伫立升天的高山映入眼帘。

  这便是···此行仙缘之争的场所,若曦山。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