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嫣红渊
A+ A-

  一晃便是三日,说短不短,徐钰花掉身上仅有的灵币,从广场的地摊收购些药草,收进储物袋后,朝下山的路走去。

  自从进昆仑以来,徐钰就被周围的学员若有若无的隔离,即使修真者寿元漫长,也没有多余的精力结交一个对自己毫无用处的人。

  日当正午,还是去往山脚下的途中,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徐钰的眼帘,一袭青古衣纱似乎早已察觉到自己的气息,恰好转过头来,与徐钰的目光碰上,随即轻轻一笑,俏皮的脸蛋划起两个圆嘟嘟的酒窝,道:“你来的太慢了,我都等了好久。”

  “梦怜师姐···”徐钰似有什么想说的,停顿了会,还是无奈的摇头,开口道:“让梦怜师姐几次等候,道歉。”

  “这倒不用在意,切记,此行你只需记得,出了什么事,以逃命为先就好,别想太多。”晓梦怜罕见收起嬉笑之色,正色道。

  徐钰点头,与晓梦怜一同下山,与美人同行,徐钰却心不在焉,心里琢磨着晓梦怜为何邀请自己。

  桃源仙境灵气富裕,遍地机遇,能有资格争夺的,无一不是天骄之子,这也是为何,仙缘之争并没有刻意禁止地院参与,但徐钰却从未听过哪位地院师兄参与的原因。

  虽说不是没发生过地院参与仙缘之争的案列,只是极少,几十年也未必能遇见一回,正巧,徐钰就赶上了这一回,而且自己还是主角。

  方才徐钰还想开口问问因缘,随即又想到这样太失礼了,这样不妥,只能作罢。

  从徐钰的院子到山脚下的广场,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

  不多时,山脚下人群便多出了两个身影,参与仙缘之争的人无一不是凌驾同龄人之上的天才,能站在这里的人,自然不会多。

  徐钰刚一到山脚下,便感觉到数道目光看向自己,紧接着,如海潮的压力从空气的每个角落传递而来,朝着自己压迫,连呼吸变得困难许多,背后冷汗直冒。

  这一刻,徐钰才深刻体会到自己与那些天才的差距,仅仅是目光就能让自己如此狼狈,可笑的是,自己在几息前,还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还能撑几招。

  不甘、愤怒、最后却化为无力,在大庭广众下,被人肆无忌惮的羞辱,自己却不能反抗,连出声的权利都被剥夺,忍气吞声的苟活着。

  就在徐钰快到撑不住的时候,空气中传来的压迫感刹那间云消雾散,徐钰一愣,还未反应过来,就听见晓梦怜的声音响起。

  “当我面动手,有趣,这昆仑外院中,还有不把我晓梦怜放在眼里的“世外高人”,真让我涨了见识。”晓梦怜眯着眼,白嫩无暇的脸蛋上浮现阴沉之色。

  声起声落,不过几息,空气响起一瞬而逝的破空声,下一刻,人群中发出微弱的闷声。

  偌大的广场安静如针落可闻,挡在徐钰面前的青衣少女,仿若一尊不可力敌的战神,冰冷的瞳眸扫过之人,纷纷不由自主的避开目光,不敢对视。

  “梦怜师妹,何必火气那么大,这样不好,方才几位同门师弟不过是想要试下新来的小师弟修为如何,并没有恶意。”

  人群中,一名男子踏步走来,一束缎带捆青丝的美男子,嘴角挂着平静宜人的浅笑,使生不起恶感,仔细看,又觉得这笑中轻蔑着什么。

  徐钰对这个男子的第一印象十分深刻,他身上不经意间散发着温和的气质,徐钰却有种被猎人盯上的不自在,心里悄然升起忌惮,像是柔和的浮云中暗藏着致命的毒雾,暗藏杀机。

  “杜云飞,你少来这套,想动手就直说,就算我修为比你低一阶,可真要动起手来,也未必怕你。”方才还是不可一世的晓梦怜眉头不易觉察的皱着。

  “你我同为昆仑院内师兄妹,因这点小事动手,传出去既不是让别的门派笑话,你身后的小师弟也没什么大碍,不如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如何,诸位师兄妹,你们觉得怎样?”

  杜云飞拱手说着,言谈吐气如斯文小生,相比之下,晓梦怜像个蛮不讲理的大小姐,道理的立场就落在了下风,人群中不少人发出了附议。

  见此,晓梦怜气得俏脸涨红,却是不知如何是好,论伶牙俐齿的手段,她并不擅长,这一点徐钰深有体会。

  杜云飞胜了一筹,却没打算放过晓梦怜,又或者说没打算放过徐钰,见局势向他这边靠拢后,又出声道:“梦怜师妹,你身后的小师弟是要参与此行的仙缘之争?”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的事,何时轮到你来管了。”

  “如果不是,那自然再好不过,但若是的话,不妨听师兄我一句劝告,你身后的小师弟修为尚低,仙缘之争风险极大,阎罗殿门下弟子的手段向来心狠手辣,仙境中妖兽更是嗜杀成性,一路上暗藏无数杀机,就连我们都没十成把握安然归来,以小师弟炼气五层这一去九死一生也不足为过,你带小师弟参与仙缘之争,可不是善举,而是将他推入深渊啊。”

  此话一出,人群中不少人点头赞同,徐钰能感觉到,随着杜云飞的话音落下,便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向自己。

  “你···”晓梦怜青袖下玉手紧握,刚想要说什么。

  徐钰却踏出一步,开口打断道:“原谅徐钰愚笨,没有诸位师兄师姐的卓越资质,可徐钰从未觉得自己比诸位师兄师姐差什么。

  自记事起,我就只有遗弃于小巷竹篮的回忆,没有爷娘的面孔,最初,我哭过,闹过,用尽一切手段苟延喘残的挣扎,世俗小巷里人人喊打的小乞丐。

  而如今,那些笑我,打我,嫌我的人是否会想到那时的小乞丐有幸与诸位同站这块土地,成了仰望他们的人,岁月太玄,能改变太多,谁又知晓,今后我会不会与诸位同行,甚至超越。

  徐钰这条性命,虽低微,但想要只凭一介妖禽走兽,人心的奸诈诡计就夺走,还远远不够!”

  声音落下,人群看向徐钰的目光纷纷变为冷笑,像是看着戏子排演的热闹,没人相信徐钰的话,只有杜云飞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冷冷的看着徐钰。

  晓梦怜一脸惊讶,她没想到面对诸多强者的气场,徐钰居然还敢出声,一般的炼气五层师弟,估计早就被威慑得说不出话了吧。

  突然,凛冽的气流向徐钰破空而来,出手之快,连晓梦怜都没来及反应过来。

  “哈哈,好一个远远不够,就冲你这句话,此行仙缘之争,谁敢拦你,通通别怪我不客气了。”

  徐钰刚想闪躲时,豪迈的娇声如雷贯耳的响遍广场的每个角落,凛冽的气流在回声中消散在空气中。

  方才还是风轻云淡的杜云飞听见此声,脸色猛然变得十分忌惮,连忙左顾右看,生怕什么东西突然冒出头似的。

  不仅是他,广场上的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做着相同的动作。

  “哼~”

  所有人左忽右盼,一副以防着什么凶兽的模样,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只见人群中猛然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

  只见声音响起的地方,一名约二十岁的男子浑身焦黑的躺在地上,显然已经昏迷过去了。

  徐钰瞳孔绿光一闪而过,目之所见让徐钰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冷气,倒下的男子修为竟在炼气八层巅峰,距离炼气九层距差一步之遥,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平时放在地院是举手遮天的庞然大物,可在这里,竟然就被一名神秘莫测的高手随手秒杀,连影子都未曾见到。

  难怪强如杜云飞的绝顶天才,也不得不放下颜面,郑重对待。

  “梦怜小妹带来的人,还算看得过去。”

  一行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广场上,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看去,徐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些有着极强高傲的天骄们,用仰望的目光看着他人。

  领头的是一名身穿长裙的女子,绝美脸上挂着落落大方的轻松,在空气充斥着凝重的舞台上,只有她,如逛后亭花园的惬意。

  略显微紫的色泽青丝无风微扬,朦胧着眼帘,仿佛遮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般,一言一语中,总能透出一股随心所欲,比起晓梦怜也丝毫不逊色的祸主。

  更为显眼的是,跟随在少女背后的人,清一色的女子,或许她们是参与仙缘之争的队伍,相比其他队伍中寥寥无几,甚至绝迹的女性,这个队伍却是红颜溢出得过分,而且这些女子个个都是美人胎子。

  “穆琴你不要太过分了,未经长老允许,就擅自出手击伤同门师弟,你这是视昆仑规则不顾,就不怕被取消了这次仙缘之争的资格么?”杜云飞恼羞成怒道。

  “别跟我聊这些有的没的,你还没这个资格。”穆琴惬意的笑中带着极深的冷意,冷漠扫过杜云飞一眼后,便不再停留,将目光移向徐钰。

  在大庭广众下,公然无视杜云飞,这无疑比打杜云飞几巴掌还要响亮,纵然杜云飞满腔怒火,也只能无可奈何,挥手带人退到一旁,人群也逐渐散开,各做各的事情。

  徐钰能感觉到,杜云飞离开之时,无意间看向自己的目光绝非善意!

  “穆琴姐,这就是我带过来的人。”晓梦怜欣喜的跑到穆琴面前,许些讨好的语气说着。

  穆琴没有回答晓梦怜的话,径直的走向徐钰,一脸感兴趣的说道:“你跟梦怜小妹是什么关系?”

  思索几秒后,徐钰才缓缓道:“姑且是有几面之缘的朋友吧,梦怜师姐,你认为如何?”

  “没错,穆琴大姐,你就别再追问了,我跟徐钰只是寻常的朋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晓梦怜焦急的点头道。

  “我只是想确认些事情,毕竟【嫣红渊】里一向只有姐妹,这回破例允许男学员进入,我担心他是不是另有企图。”穆琴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解释道。

  “那结果如何?”晓梦怜神色紧张的问道。

  “还行,算他通过,慕妍、静嘉,你们过来吧,既然同为一个队伍,为了避嫌不必要的误会,总得要认识一下,各自介绍下吧。”

  见穆琴发话,一直跟在身后的两名女子才出声说话。

  先出声的是绑着两个马尾辫的女孩,看起来还有些婴儿肥的脸蛋使女子像是芳龄十五的女娃子,可徐钰看出这名女子的骨龄有二十以上了,只能说这名女子长得略幼齿了些。

  “小医师,你叫我慕妍就好,名后客套的称呼就免了,我最讨厌这套了,若是你想一路上快活些,就乖乖听我的,不然的话,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而你却无可奈何,记住,我叫慕妍~”慕妍用着小孩子气的口吻说道,全然没有女儿家家的典雅端庄。

  “你最好听慕妍的话,她拿手的本事是毒术,可以让你神不知鬼不知就中她的套,花样千奇百怪,就是笑都能把你笑死,如果她真的有意为难你,我也无能为力了。”晓梦怜递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毒术···”徐钰闻言,不由郑重的点头,认真道:“既然慕妍姑娘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勉强。”

  “慕妍姑娘···算了,总比师姐好听多了。”慕妍咂嘴不满道,幸好没较真什么。

  相比慕妍,静嘉倒像个安静的性格,仅仅是听她开口,就能判断出是个沉默寡言的女子,话虽少,可尽是重点,绝不多说废话,惜字如金的说法方式给徐钰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静嘉···”然后···没了。

  “那我称呼您为静嘉师姐如何?”

  静嘉并没答话,这算是···同意了吧,徐钰不太确定的看向晓梦怜,征求她的意见。

  “一般来说,如果静嘉没有出声,都可以理解为默认。”晓梦怜笑着解释道。

  徐钰点头,将这句话记在心里,停顿了下,开口道:“诸位师姐,在下名为徐钰,擅长的仙法是医术···其实并非是擅长,因为我只会医术,让诸位师姐见笑了,此行还请诸位师姐多多关照。”

  “看来你还不算一无是处的废物,据说你的医术可以治愈一些小伤妖毒,倒是可以帮我们省下一些灵币,也算是聊胜于无吧。”慕妍笑着说道。

  “能帮得上诸位师姐的忙,自然是再好不过。”

  “好了,废话就到这里,乘云舟已经来了,我们做好上船的准备吧。”穆琴伸手指了天上的阴影,发话了。

  徐钰抬头仰望,入目的是一条朽木雕琢的船,船体刻印无数纹理,若不是极大的体型,徐钰还以为是什么精美的艺术品,船的周边有许多云雾围绕,遮盖了视线,从外面看去,无法知晓船内的景观,只有无尽的神秘。

  “这便是书上记载的乘云舟···”徐钰颇为感叹。

  “少见多怪,若是有机会成就筑基修士,乘坐乘云舟的机会多得是,到时候就那么稀奇了。”晓梦怜拍了下徐钰的肩膀说道。

  “虚珑之大,可不只是三千大山,立鼎九州那么简单,传闻边境之外还有无数未知的区域,只是区区乘云舟就如此惊讶,连井底之蛙都不足形容,可别把你这幅样给别人瞧到,免得丢我【嫣红渊】的颜面。”穆琴的语气似在缅怀着什么,可这股异样的语气眨眼便消失,连徐钰都没有察觉到。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