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邀请
A+ A-

  昆仑顶上,有条仙气环绕的山间小路,行走间雾气缭绕,伸手即可触云,在小路尽头,是一座洞府,从远处遥望,洞府颇有奢华富贵,细看又不失朴素淡然。

  洞府内,一名白衣老者,看似盘坐于莲花之上,却与莲藕相隔许些距离,老者长发青丝,两鬓斑白,略有花甲之龄,却未见一丝垂暮迹象。

  突然,老者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与其同时,大厅的门口,一名妙龄的少女恰好迈步走进来,一袭朴素的青衣,没有白玉珍珠的装饰,只凭嘴角维扬的一抹轻笑,却与天仙争艳。

  见少女走来,白衣老者脸上如同看淡人生百态的沧桑仿佛化了一般,露出和蔼的神色,对着少女招手道:“小丫头,你有多久没来看谷爷爷了。”

  晓梦怜一蹦一跳的走到药谷面前,眼眸一转,道:“药谷爷爷,你又不是不清楚,不是我没空,而是修炼不允许松懈啊,哪有那么容易抽出时间呢,不过,这可不代表我忘记了药谷爷爷,你看,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么。”

  晓梦怜一副委屈的模样诉苦着,可眼底尽是笑意,活了数百年的药谷又如何看不出这小丫头正给自己找理由开脱呢。

  “小丫头,你脑子里就从来没有想过什么正经事,趁早收起你古灵精怪的心思,老夫我活了多少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老实交代,你过来找我,是不是有事让我帮忙?”药谷板着脸一字一顿道。

  每说一句,晓梦怜眼底的笑意就减少一分,直至药谷话音落下,晓梦怜的脸色像是戏子般,似哭似笑的怪异。

  药谷见晓梦怜一副欲泣落泪的模样,于心不忍,脸上的严肃终究还是板不住,渐渐松缓下来。

  “唉,小丫头,你此来为了何事,若是举手之劳,老夫顺手帮忙倒是无妨。”

  晓梦怜闻言,才欣喜的笑着,嘴边眯起圆嘟嘟的小酒窝:“药谷爷爷最好了,最疼梦怜了,其实呢,没多大的问题,只是商量些事情。”

  “问些事情?何事?先说好,以你如今的修为,即使给你高阶的仙法,也只是徒劳而已,若要说的是这件事,没得商量。”药谷颇为意外,晓梦怜每次过来找自己帮忙,无一不是相当麻烦的事情。

  此时开口听来似乎真是小事,药谷反而起了鸡皮疙瘩,感觉怪不舒服的。

  “药谷爷爷,你贵为昆仑长老,应该有权知晓外门弟子的资料吧?”

  “这是当然,虽然一般情况下,外门之事不归我掌管,但并不代表我没有能力干涉,小丫头,你不会是在外门的玩腻,打算转入内门,让我给你走走关系吧。”药谷的语气隐约透出一丝傲然。

  昆仑长老一职只仅次于掌教之下,手中的权利可想而知,莫要说外门,就是内门的那群精英弟子,也得任由自己摆布。

  “当初我在父亲面前可是有言在先,要公平起步,与别的弟子一样从外门开始修炼,凭自己的能力进驻核心弟子,自然不会违背,这次来,只不过是想请药谷爷爷你能帮我调查下,外门弟子中,哪个弟子是会医术的么?”晓梦怜连忙说道。

  “医术?小丫头,你见过徐钰?”药谷面露讶然。

  “药谷爷爷你认识他?”这回轮到晓梦怜惊讶了,那小医师不过是一介外门弟子,居然引起药谷的注意,这才是值得出乎预料的事情。

  “倒不是认识,只是他的功法有些玄乎,让我颇为在意,于是花了三颗灵石买下他的功法,老夫身为丹药师的一员,见他功法上的医术似乎能与低阶丹药的作用媲美,升起探究之心罢了。”药谷娓娓道来这件事情的经过。

  “只是可惜,那门功法虽然奇妙,却并不高明,况且还存在着极大的缺陷。”药谷遗憾的叹息道。

  说着,药谷伸出手指,对着空中虚晃一下,晓梦怜手中便多了一份书卷。

  “这便是他的详文?”话音还未落下,晓梦怜就迫不及待的翻开书卷阅读。

  “恩,其实我早就有意将他收为记名弟子,自然会留意几眼,这孩子虽不是可造之材,却比那些自视清高的天骄之子更让我惊叹啊。”药谷似意有所指道。

  看着手中书卷的内容,晓梦怜不由得张大嘴巴,仿佛看到有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让这位仙子第一次这么失态。

  只见书卷上所写,竟是白衣少年,一人行遍世俗,走访深山野林,徒步大荒沙漠,为凡人医治瘟疫的事迹。

  仿若绝境中极为罕见的绿叶,在这残酷的修真界里,不,也包揽世俗在内,当众生被世态炎凉的尔虞我诈所迷失本性,逐渐变得自私,学会背叛时,只有少年孤守着一方净土,悬壶济世。

  ·····

  天还未亮,学舍纷纷点起了火光,大部分的学员不约而同从被窝里爬下来,慌乱穿上昆仑学院统一发配的衣袍后,朝着聚灵台跑去。

  徐钰便是在这茫茫人流中,毫不起眼的一员,抬头望着还是阴暗的天色,夜空中,无数闪烁的荧光,有九颗星光极为耀眼,甚至能与皓月争辉,隐约照亮了这块大陆。

  不多时,徐钰跟着人流来到了聚灵台,聚灵台立于广阔的山壁上,缭绕的浮云将聚灵台包裹着,形成一个天然的保护层。

  来到这里的学员纷纷盘坐在聚灵台的地板上,与其同时,夜空之上,那九星逐渐黯淡,还是漆黑的天幕尽头亮起刺眼的光芒,仿若黑暗中的一盏灯光,照亮了弥漫着夜色的大地,所有的学员都面露正色,显然他们等的就是此时,开始打坐吐纳,吸收即将到来的天地灵气。

  皓阳缓缓升起,极耀的光芒将散落在大地,一绺难以看清的紫气从天而降,仿佛赐予了大地的生机般,昆仑山上花草树木仿佛有情绪一般,欣喜的抬起头,花海中百花齐放,森林里树叶沙沙碰撞在一块,欢呼着生命的喜悦。

  凡是有关修真的入门书籍都有记载,【紫气东来,乃万物生灵之根本,日出修炼一刻,赛过平时修炼半日】。

  生在名门世家的天才自然是不屑这一丝紫气,可对于昆仑的外门弟子而言,这是难得的机会,至少在此时,他们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真气有所提升,哪怕只是那么一丝。

  一刻之后,徐钰才睁开眼睛,拂袖而起,环顾四周。

  周围的学员也相续起来,稍微攀谈一阵后,结伴离去。

  徐钰漠然的看着这一切,显得格格不入,无声叹息后,才离开聚灵台,之后的行程应是与往常一样,回学舍整理好东西后,便去广场摆摊医诊,这就是徐钰的生活,三年如一日的度过。?

  然而,今日有些不同,谈不上意外,在回去学舍的路上,多一副美景罢了。

  一道俏丽而熟悉的身影映入徐钰的眼帘,在山间的一棵树下,昨日的青衣女子正看向自己的方向,既没有离去,也没有做着什么事情,显然,是在等待什么。

  徐钰哑然失笑,看来这阵子运气不错,名震昆仑的天才,居然能被自己连续遇到两次,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谁能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让这位美若天仙的女孩站在树下孤单一人与岁月消磨。

  不过,这与徐钰没有任何关系,或许青衣女子早已将自己忘记了,只有一面之缘,更谈不上打个招呼了。

  想着,徐钰已经与青衣女子擦肩而过,他没看到的是,晓梦怜此时的脸色十分难看,仿佛淡雅的白云中蕴藏着毁灭的雷霆。

  极致的怒火让晓梦怜脸上的微笑险些维持不住,但一想到这儿路过的人还看着,不能做出不雅之举,晓梦怜也只能忍着,轻声道。

  “小医师,请留步~”

  “她在叫谁?孝义诗?真是奇怪的名字,算了,反正这跟我没关系,想那么多作甚。”徐钰脚步没有停住,继续迈向回去的路。

  可是在青衣女子的声落后,徐钰还没迈出几步,衣领就被什么东西钩住似的,徐钰转身看去,只见晓梦怜那精致的脸庞上,那樱桃色的唇角正抽搐着,恶狠狠的看着自己。

  “···师姐···你有什么事么?”徐钰干笑着,疑惑道。

  “我叫你,你为何不应我?”尖锐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阴冷,让徐钰不禁背后一寒。

  “师姐你何时叫我?”

  “我···不是叫你小医师么?这昆仑上,除了你,还有谁能被称之为医师?”

  “这···倒也是,道歉,是我失礼了。”徐钰苦笑道,若是一般人叫自己医师,徐钰可能会反应过来。

  可晓梦怜不是一般人,即使此刻,两人不过触手可及的距离,徐钰也未从晓梦怜身上感受到一丝的实感。

  她,生于世人惊艳的目光下,倾城之貌与凛然的实力让周围的人黯然失色,一生注定不会平凡,如果不出意外,将来会被传为佳话,记载于史册中。

  而自己,不过是大千世界一抹景色,在漫长岁月中转眼即逝,不留一丝痕迹。

  并非距离的长短,而是身处世界的不同。

  “道歉,已经很久没人唤我医师之名了,没能及时反应过来,还望师姐见谅,不知师姐此来唤我是为何事,如果我能帮的上忙,定当尽力而为。”

  “你医术颇为神奇,可否借我一用?”晓梦怜意味深长的笑道。

  徐钰闻言,身体不动声色的后退两步,脸色许些凝重,沉声说道:“师姐此话何意,医术何来借用一说?”

  见徐钰这般警戒,晓梦怜忍不住掩嘴笑出声来,乐呵呵道:“这是你不应我的惩罚,看在你不是有意的份上,这回就放过你,再有一次,惩罚可不会那么简单。”

  “师姐…真是好雅兴。”徐钰无奈的说着。

  “我话还未说完,我的确是要借你医术一用,这并非虚言,三日之后,是什么日子,你可知晓?”晓梦怜脸上的嬉笑收敛,正色道。

  “师姐所指的可是仙缘之争?”徐钰点头道。

  仙缘之争是昆仑外门的仅有能与年度大比争辉的大事,每隔三年举行一次,对许多外门弟子而言,是期待已久的重要事项。

  昆仑对仙缘的见解,与一些入门的修仙书籍有些出入,这并非是罕见的事。

  道法三千,得其一便能永生,何来正确一说。

  按昆仑的说法,仙缘并非天道规矩,而是靠自身主动寻找,常言道,人定胜天的寓意。

  仙缘之争便是昆仑宣扬道义的方式。

  据说那块桃源仙境里,遍地都是宝物与机遇,空气中散布的灵气仿佛要化为液体般浓郁,仅仅是深吸口气,都比平时修炼一刻钟要快得多,更别提暗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可飞速提升境界的天灵地宝了。

  “仙缘之争乃是三年一度的盛会,在昆仑中早已无人不知了,我自然也不例外。”徐钰点头道。

  “没错,你的医术或许能在此行帮得上我一些忙,因此,我想邀请你加入我的队伍中,参与这次的仙缘之争。”晓梦怜说出自己的来意。

  “参与仙缘之争?我听说仙缘之争只有天院才有资格参与,我并不具备这个资格,恐怕要让师姐失望了。”徐钰几乎是要点头答应,可还是冷静道。

  须知那可是桃源仙境,遍地是宝啊,基本上从哪儿出来的学员,没过多久,就晋升至筑基期了,可见传闻并非虚言。

  穷了十五年的徐钰,何来理由拒绝这次邀请,是的,如果真有机会能目睹桃源仙境的景象,徐钰绝不犹豫。

  也不知世俗的那位名人所言,但徐钰极为赞同:【每个穷人心中都藏有个富豪梦】,徐钰也不例外。

  “此言对,但也不对,组建队伍,的确只有天院学员才有资格,但规矩上并没有说,不允许地院或者人院的学员入队,如何,你的回答是什么?”晓梦怜笑了笑,耐心解释道。

  “若师姐所言属实,那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徐钰按捺住心里的激动,应道。

  “如此甚好,这三****为仙缘之争稍作整备,时日到了,我自会过来接你。”

  “虽然不知师姐何意,但此举大恩,徐钰铭记在心,他日有难,若徐钰能帮得上,绝不推脱。”徐钰拱手郑重说道。

  反正以晓梦怜的身份,遇上什么难事,徐钰也只能袖手旁观,这个空头保证,徐钰说得可谓是毫无负担,一副义正言辞,信誓旦旦的模样。

  “有你这句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今后要是真有什么事,还请你遵守你的承诺。”

  不知为何,尽管徐钰默默无名,似乎对自己而言一无用处,但晓梦怜总有种感觉,这个承诺,或许真有派上用场的那天。

  “虽然自我介绍来得晚些,但你我也算相识一场,自然免不了,我姓晓,名梦怜,叫我梦怜师姐就好,师弟你如何称呼?”

  两人都对彼此的身份稍有了解,可自报家门的程序还是不能忽略。

  而晓梦怜的身份如徐钰预料的那般,当徐钰闻言时,只是面色平静的点头,情绪并没有太多起伏。

  “徐钰,如果不见谅,那就请梦怜师姐叫我一声师弟如何?”

  晓梦怜却不依了,掩嘴转身,传来嬉笑的声音:“呵呵…我倒是觉得,小医师这称呼比较顺口,不如,今后我就叫你小医师好了。”

  说完,不给徐钰回话的机会,便抬步离去,颇像无理取闹的女童,偏偏又让人发不起脾气的无可奈何。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