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修真的医师
A+ A-

  虚珑大陆千千万万里,以鼎为界,分九州,九州外,苍茫林海又分为三千大山,十万小山。

  昆仑学院于三千大山其一之上,其山的规模在大山中位列前茅,山顶直冲云霄,仙气围绕,若有若无的灵气在空气中浮荡,哪怕是凡人都能看得出,这座山乃一方造化福地,因昆仑学院伫立于此,此山得名【昆仑】。

  清晨刚过,昆仑学院外院的广场上,一名十八岁的少年一手抓住一张凳子,一手抓着一张桌子,在广场中央环顾四方,此时广场只有寥寥无几的人,但凭借着老练的经验,少年看出些端倪,抓着凳子和椅子走向广场的西南方角落,将桌子摆在面前,又从兜里掏出一块布条,绑在一根棍子顶端,随后将棍子插在地上,在微风的飘扬下,布条上一排大字摇摇晃晃:【任何伤势,只要五灵币即可痊愈】

  做完了这些,少年便坐在椅子上,等着上门的客人。

  少年名徐钰,身穿朴素的白衣,面孔的五官谈不上玉树临风,倒也算是清秀,不至于丢在人群里就忘了,漆黑的眼眸中时而闪过灵动和睿智。

  徐钰本是山下医馆学徒,自幼无父无母,幸好早年徐老将年幼的徐钰捡回来,教徐钰医术,随着徐钰逐渐长大,徐老年纪也随之苍老,在徐钰十五岁时,徐老不幸逝世,受徐老临死前的遗嘱,徐钰孤身一人爬山昆仑山,报名昆仑学院,从此踏入修真界。

  虽说学院,但昆仑学院学的并非世俗的经书**,而是仙术神通,至今已过三年,徐钰如今修为止步于炼气五层,不是垫底或是顶尖,正如浮云众生中一抹景色,可有可无罢了。

  虽是浮云众生的一抹景色,但又不太大径相同,只因徐钰不仅是修真者,还是一位医师。

  若是让别的修真者知道,一定会大笑“荒唐之举”吧,因为修真界根本没有医师一说,任何的伤势,只需要丹药即可痊愈,如果真要说的话,医师便是丹药师吧。

  其实这一切还得归于徐钰所修的功法《长生诀》。

  《长生诀》说是修仙功法,其实不然,徐钰觉得《长生诀》反而更像是医经,上面并没有记载仙术,只记载医术,而且习得《长生诀》后,徐钰竟然无法习得寻常仙术,需知,即使是最低阶的《炼气诀》都能学习仙术。

  修仙者不像是凡人,他们已然辟谷,脱离凡胎,世俗的药物和医术对他们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只要仙草灵果才能起到作用,徐钰借以所修的功法《长生诀》上的医术,竟然能将修仙者的伤势治愈,这可是闻所未闻。

  意识到《长生诀》的神奇之处后,徐钰想到一个生财之念,用医术赚取灵币。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虽然徐钰每日早早就赶到广场前,找最显眼的位置,诊断费比最低阶的回春丹便宜半数,上门的客人也寥寥无几。

  之所以上门的患者那么少,原因有二,一是因为医术在修真界闻所未闻,旁人哪敢拿自己的性命亲自去试,宁可花多些灵币买个安全,也不愿冒这个险,二是因为修真者很少受伤,即使受伤也可以自己调息恢复,需要医治的情况实属少见,一来二去,使徐钰这边的生意显得凉薄了。

  一日光景,说短不短,但绝对称不上长,对修真者而言,更是白驹过隙般。

  还没做些什么,天色就已经是黄昏将至了。

  见时日已晚,徐钰摇头苦笑,萧条凉薄的店面使徐钰看起来有些落魄,但徐钰早已习惯,深深的叹了口气,正欲起身打算收拾摊子时,一双白嫩无暇的玉手猛然拍在桌子上。

  徐钰微微一愣,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青衣女子,黑发如瀑,散落在身后随风而动,灵动的眼眸扑闪扑闪的眨着,如清泉般清澈,仿若在那双眼眸里能看见自己的倒影。

  被灵气沐浴的修真界从未缺少俊男美女,世俗流传的倾城美人,在仙界十分常见,可在这百花盛世的花园里,眼前的女子仍然有着独占一座花池的高傲。

  “这位师姐,你此来,只为了医治伤势么?”徐钰很快就回过神来,开口问道。

  徐钰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眼前的女子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并非他这般身份所能染指,对女子的美貌,他只是单纯的欣赏,并没有过多的想法。

  “听说你不用丹药就可以医治伤势么?”青衣女子粉嫩的双唇轻启,如空谷幽兰的轻语响起。

  徐钰一听有戏,嘴角微微上扬,划起温和的微笑,道:“是的,虽然不敢说任何伤势都能医治,寻常的小伤势倒是足以,师姐你身上有伤势么?”

  青衣女子掏出五枚灵币,放在桌子上,一脸感兴趣的说道:“有趣,修真界可从未出现过会医术的修真者,我倒是要看看你是否有真材实料。”

  徐钰将灵币收好,脸上的笑意更甚,又道:“师姐能否将手臂伸出来?”

  “你想要做什么?”青衣女子闻言,眉头紧皱,颇有不悦道、

  “别误会,这是医治的手段,没有其他的意思。”徐钰解释道。

  对于修真者而言,或许连医术这个词汇都觉得陌生,更何况是医治手段,青衣女子不知道徐钰所言也不足为奇。

  “最好是如此,如果你敢动什么手脚,我就让你尝尝被火烤的滋味。”青衣女子沉声道,似威胁的语气让徐钰哭笑不得。

  说罢,青衣女子伸出左手放在桌上,灵动的眼眸略有不安的盯着徐钰,徐钰暗自苦笑,难不成自己就那么像浪荡子么?

  心中想着不相关的事情,但徐钰手上的动作可不慢,指尖按在青衣女子的脉象上,为其诊断。

  见自己的手被碰了一下,青衣女子不自觉的惊呼出声,本能的想要缩回手,好在及时制止住,看向徐钰的目光更显得警戒了。

  徐钰却已经没有功夫在乎这个,闭目倾听青衣女子的脉搏状况。

  “真气磅礴如洪流,似破堤之水,声息不绝,反而捣乱我的听觉,这种情况难道是···”徐钰眉头微皱,收回把脉的手,睁开眼睛似不经意间的扫了青衣女子一眼,便迅速收回。

  就连青衣女子也没察觉到徐钰在刹那间,瞳孔有一瞬而逝的绿光,这是《长生经》上记载的医术窥生瞳。

  修真者的身体与凡人有极大的区别,若是一些刚入这道门槛的修真者还好,修为太高的话,单单是诊断病情,都无法用寻常手段,更别说是医治了。

  而窥生瞳是《长生经》上所记载的诊断方法,开眼后可识万物生灵之生机,在徐钰开眼后的眼帘中,能清晰的看到青衣女子的生机状况,一般而言,修为越高的人,生机就越磅礴,受伤之后,生机则会随之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与生机相逆的死气。

  “生机浩荡,我所见过的人中,也只有院内老师能在其之上,若是只论学生,就连地院的学长都远远不如,这女子究竟是什么人物,与我年纪相仿,修为却强横得没得比。”徐钰心里不由挫败想道。

  见徐钰睁开眼睛,青衣女子迫不及待开口道:“小医师,我的状况如何?”

  “师姐说笑了,你虽然身中妖毒,可一身修为却恐怖如斯,将妖毒紧紧压迫住,并没有什么大碍,即使不用医治,再过几日,妖毒自然会驱散了。”徐钰有些纳闷,他在思索要不要将收于囊中的五枚灵币归还回去。

  青衣女子的俏脸上浮现震惊之色,对方所言的确属实,她虽然身中妖毒,可凭借深厚修为早已将妖毒尽数压抑,面色如常,没有丝毫不碍之色,自信筑基期以下的修士能看得出端倪的没有几个。

  但这小医师却一眼看穿,就冲这份眼力就足以说明对方的确有点本事,但更让她震惊的是,这小医师似乎能看穿她的修为。

  “你倒是说说,我如今的修为在炼气几层?”

  “不敢肯定,只是斗胆一试,应该是炼气八层左右吧。”虽然说得委婉,青衣女子还是听出徐钰不经意间的轻松,显然对自己说出的答案十足的信心

  青衣女子左顾右看,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徐钰,徐钰默不作声的,任由青衣女子所为,许久,青衣女子似放弃般,才开口道:“那你能否破解我身上的妖毒。”

  “可以,不过得要再加五个灵币。”徐钰不慌不忙的应道。

  青衣女子瞪大眼睛,指着徐钰旁正随风摇摆的布条,道:“为什么,不是说任何伤势只要五个灵币么?”

  “师姐,你这可不是伤,而是妖毒啊,伤与毒,哪能相提并论,在丹药堂里,一枚解毒丹可要花二十枚灵笔,比同阶的回春丹贵上一倍,可见妖毒的棘手程度远非寻常伤势能比,我多收五枚灵币,也是情有可原。”徐钰解释道。

  “这···你所言似乎也要道理。”青衣女子顿时哑口无言,她倒不是抠门这五枚灵币,只是想要找个说法,毕竟没有谁会觉得当冤大头是件好玩的事情。

  或许对青衣女子而言,五枚灵币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听徐钰一番话言之有理后,便挥手在拿出五枚灵币交给徐钰,这份潇洒的气魄,在徐钰诊断的患者里,还是第一个,想着,徐钰更加肯定自己猜测了。

  心里闪过许多鬼心思,徐钰却飞快抬手,迅速将五枚灵币收好,随后拿出一个淡黄盒子放在桌子上,盒子拿出来后,立刻就吸引了青衣女子的目光,只见徐钰缓缓将盒子打开,盒子里存放的物件终于一览无余,一看竟然是数十根金针。

  “伸手出来吧。”徐钰开口道。

  “···你想要做什么···不会想要拿这些针插我吧。”青衣女子的衣袖下,玉手微微一缩。

  “安心,不会痛的。”徐钰只能出声劝说道,可青衣女子依旧没有伸出手,徐钰无奈,只能起身,边收拾东西边说道:“若是不愿,那师姐就请回吧,先说好,一经付费,概不退钱。”

  “你怎么能这样!这是黑商!”青衣女子闻言,阴沉着脸,不满道。

  “师姐你也要理解我这种小本行的规矩,更何况,根本原因不是因为师姐你不肯配合我么?”

  “你···谁说不配合的,既然都交灵币了,哪能就这样空手而归。”青衣女子面露决然之色,缓缓伸出左手。

  徐钰眼底闪过一丝无奈,似乎···眼前的女子和自己想象中的师姐不太一样。

  “一会无论我做什么,你尽量不要轻举妄动。”徐钰提醒道。

  青衣女子面露不解,还想问下因缘,徐钰却不给开口的机会,已然出手。

  只见徐钰挥手间,指尖夹缝里便多了几根银针,瞳孔再次闪过绿光,青衣女子玉手上如白皙无暇的皮肤,几个穴位隐约闪烁着白光,可望着那如绝世艺术品般俏丽的玉手,徐钰竟然升起了不忍之意。

  好在徐早有自知之明,知晓此等绝色非自己能占据,很快便将这丝干扰抛在脑后,指尖如电光石火般在空中不断来回,留下一道道残影。

  当金针插入青衣女子的手腕上时,青衣女子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很快,青衣女子才反应过来,手上并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疼痛,只是有些麻麻地感觉。

  几个呼吸间,徐钰便在青衣女子手上扎了十七根,如果有别人再看,一定会大骂徐钰畜生,将一只精致如玉的手,扎得跟蜂窝似的,真让人难以想象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有如此狠的心肠。

  青衣女子此时就是这样的感受,心里不断的咒骂徐钰一点伶香惜玉都没有。

  十七针落下,徐钰动作稍微停顿,真气猛然运转,透体而出,薄薄一层的白雾旋绕在徐钰手中正握着最后一根金针上,只听空气中隐约响起了龙吟,白雾如暴风骤雨上的阴云,瞬息间急骤变换,化作栩栩如生的龙状,盘旋在金针之上。

  白雾化龙,徐钰目光微凝,抬手扎入,这一针的气势,就连是青衣女子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得出与之前的十七针截然不同,仿佛之前的十七针只是为了这最后一针做铺垫,针身入肉,徐钰执之不转,只一左一右,慢慢拔动,如扶船舵之状,似青龙摆尾。

  与其同时,青衣女子能感觉到自己丹田内传来一股陌生又柔和的真气,袭入妖毒盘踞之处,真气所过之处,妖毒如见忌物,诡异般消散。

  待到徐钰摆尾九数之后,妖毒已然全部驱除。

  将妖毒驱除后,徐钰提针收回,衣袖在空中一挥,下一刻,青衣女子手上的金针凭空消失般。

  青衣女子愣神着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上面甚至连一丝伤疤都未曾留下,又看了看徐钰,惊讶道:“这···究竟是什么术法,我从未听师傅说过这昆仑中还有这般神奇术法,你从哪儿学来的。”。

  这医治的效率,比解毒丹生效的速度不知快上多少,效果更是不用说,自己的身体又哪能不清楚,妖毒的痕迹被驱除得一丝不剩。

  “只是旁门小道,连黄阶都算不上,又如何能说得上神奇。”徐钰边说着,边收拾剩余的东西。

  说完,徐钰就起身,拿起凳子,道:“天色已晚,如果没别的事情,那师弟我先行告退。”

  说着,徐钰似逃跑般,转身快步离去。

  “…等…”青衣女子还想叫住徐钰,可那道瘦弱的身影早已挤入拥挤的人海,不见踪迹了。

  想了想,青衣女子并没有抬步追去,对方显然有意隐瞒,自己执意追问,反而像是粗莽之徒,只能摇头作罢。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