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百书斋 > 小说资讯 >

原总散养的野马夫人全本,原总散养的野马夫人无弹窗

时间:2024-07-10 18:28:30分类:现代言情

百书斋提供原总散养的野马夫人最新章节《第6章》全文免费阅读,页面清爽无弹窗!

原总散养的野马夫人简介:

原总散养的野马夫人文里对话很可爱也很傻(真傻),原总散养的野马夫人整篇文都很甜,甜到发腻的那种。没有大阴谋没有大反派,腐竹从头到尾都是甜甜甜。

原总散养的野马夫人小说第6章免费试读

上清会所是出了名的隐私性极强的,分别以四季,花卉,命名包厢名。

而以黑,红,白,青,颜色包厢是根据来的人是什么身份区分等级。

粤海市现在的形势区分,就如同一个金字塔一样分为五类: 顶级有权有势有钱的在顶端第一层,世代高官从政的在第二层,顶级艺术家,顶学者在第三层,财阀在第四层,而第五层基本都是一些排得上号有名的中等世家。

而现在第一层的为首的是原家,上官家,关家,岑家,能在上清会所能在黑包厢会客的,也只有第一层四大家族,第二层的政商名流。

程安安轻车熟路的走进一间推拉门的包厢,里面的装潢也是日式原木风,窗口还挂着一个晴天娃娃,院子里种着竹子,竹子下面是一个小鱼塘,鱼塘旁边都是石子砌出来的小路。

顾上清上推门进来,大剌剌的坐在程安安对面,端起温茶囫囵吞了下去。

“祖宗,实在对不住,出了这样的事让您见笑了。”顾上清龟儿子般把果盘双手捧到她面前。

程安安嫌弃道: “少跟离狗混,品味越来越差了你!”

“我真真真的错了,不知道今年怎么倒霉碰到这不懂事的,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不能回去和深哥参我一本,断送我们多年友谊呀!”

程安安接过了顾上清一直虔诚捧着的果盘,朝他挑了挑眉,“那我就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怎么样?”

“祖宗,只要您发话,天上的星星我都给您摘!”

只见他夸张的竖起三根手指发誓。

“听说你们会所要找个摄影师拍照做宣传,我回来那么久也是该找点事做了!”

程安安一副‘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你应该懂’的模样看着他。

“祖宗,您逗我呢?我哪请得起您啊!深哥知道不得宰了我?”

他又不是刚认识她,这祖宗哪里会拍照?

而且这次会所宣传是一次转型投资,事关重大,也不敢轻易给这小祖宗练手啊?就算他答应了,她家高高在上那位能答应?高低不得弄死他,想想都觉得脖子一凉。

“我像开玩笑呢?况且是原西深叫我来的。”

顾上清:“……”

“那祖宗您等我一下,我现在马上去给深哥去个电话,您等我啊!”说完蹭蹭蹭的跑出包厢往自己办公室奔去。

此时正在开会的原西深看见来电是顾上清果断挂掉,对方不依不饶地连续拨好几个进来。

他皱起眉有点不耐烦的示意正在讲解的部门总监全部出去。

“说...”

“深哥...你家祖宗来我这里了”电话那头传来顾上清小小声跟做贼一样的语气。

“继续说。”

“你是不是让她来我会所做这次宣传拍摄?深哥,你这不是坑我吗?祖宗以前有拿过相机吗?而且你也知道这次是我们会所转型的重要一次决定,你让祖宗掺合进来真的好吗?”

顾上清真的急了,一直在电话那头叭叭叭,一副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坚决不退让的态度。

“往后两年你所有的进货我这边都给你5折。”

“我去!深哥,你这真是宠妻无下限啊!”顾上清惊了,这等同于一百个大馅饼砸向他啊!

上清会所的食材供应大都是从世界各地进口的,而原氏涉及的产业范围巨大,从地上到天上的都有他的份。

现在说五折,这诱惑真的不是一点点的问题,以前他死皮赖脸哭着求都没有这个待遇,当初原总可是一脸公事公办的态度解决了他。

“你知道叁山先生吗?”原西深突然不冷不淡说道。

“知道,本来我这次宣传摄影就是想找他的,无奈人家老人家不肯出山,有钱也请不动,不过这跟我现在跟你讨论的祖宗有什么关系?”

“话说回来,深哥,真的认真的。我真的不能拿这个事给祖宗玩,你知道老头子盯着呢,搞砸了我反正横竖都是死,那我宁愿死在你们夫妻面前,让你们愧疚一辈子!”顾上清突然越说越哽咽,语气也是委屈巴巴的。

“嗯……据我所知,安安是他关门弟子。”

“什么?”

“安安从暹罗玩腻后去了英帝国,在那边认识叁山先生,后来收了她做关门弟子,学习有一段时间,也在叁山先生的摄影展挂过摄影作品,那幅<回望>就是安安拍的。”

“回望的作者不是An,天啊!An就是安安!”顾上清惊呼地捂住了嘴巴。

“还有疑问吗?”

“没有了没有了,是小弟没见过世面,谢谢领导指点,小弟知道怎么做了,小弟告退了!”

挂了电话,顾上清缓了三分钟。

五折?

关门弟子?

这是好运降临了吗?

顾上清小跑回到包厢,这时候的程安安已经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他半跪在她边上,轻声呼呼: “祖宗!小的回来了,抱歉让您久等了...”

“聊完了吗?”程安安依旧闭着眼。

“哎,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是小弟的错!”

“意思是定下我了?”程安安突然睁开眼睛,笑眯眯的侧过头看着他。

“那肯定的,谁出来拦这一趟,我跟谁急!”

“那待遇....”

“这个数!”顾上清伸出巴掌比划。

“嗯……不行,这个数!”程安安笑眯眯的用另一只手拍了一下他的巴掌。

胸口疼,肉疼……是顾上清此时的感受,但是还是咬牙点头。

“那就按祖宗说的,就这个数!”

“什么时候开始?”程安安从躺椅站了起来,往旁边的装饰镜走去,她从包里掏出一支口红涂了起来。

“就这周五!祖宗您方便吗?”顾上清也狗腿似的跑到她旁边,靠在旁边的柜子跟她讲话。

“急是急了点,不过也行吧!到时候见。”程安安拿着包就要走了出去。

“祖宗您不留下吃个便饭吗?”顾上清小跑追了上去。

“儿子煮的饭就是没有老子好吃,没兴趣,我还是回去吃我老公煮的吧……”

顾上清捂了捂胸口,这该死的狗粮!!

原总散养的野马夫人

原总散养的野马夫人

他是她青梅竹马的便宜老公,她是他散养的暴脾气小娇妻。倦鸟归巢,离家三年的程安安终于踏上回途的飞机。“少爷,少夫人回来了!”张管家的一通电话就让男人撂下上亿投资会议驱车赶往。他穿越汹涌的人群抱住她,声音低沉道:“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现代言情|腐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