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百书斋 > 小说资讯 >

《状元郎,假正经》最新章节列表精彩免费阅读

时间:2024-07-10 11:58:51分类:古代言情

百书斋最新更新《状元郎,假正经》,本章内容为 状元郎,假正经全文阅读页,状元郎,假正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百书斋。

状元郎,假正经简介:

对于主角的心里描写的非常细腻,看完状元郎,假正经之后真的会感叹世上怎么会有作者写出如此惊世骇俗好的好作品来。

状元郎,假正经状元郎,假正经在线试读

  作为大齐长公主,我从小集父皇母后的宠爱于一身。

  这不,科举前三甲刚出榜,本宫便将状元郎“骗”来府里了。

  当我撩完状元郎后,这厮突然化身为狼,将我压在身下:“长公主别这样,臣怕,会忍不住……”

  1

  我是那荒淫无度的长公主。

  传说,就算是只公鸟从本宫府上空飞过去,也得瘸着腿捂着腰子,从本宫府前爬出去。

  妈的!

  怎么可能?

  本宫只不过独爱美男子罢了……

  我那皇弟也识趣,每年都挑上许多美男往本宫府里塞。

  新人像是韭菜,冒了一茬又一茬的,无数女子都羡慕得很。

  今日是宫宴。

  前几日科举的前三甲出来了,今儿个是要见那状元,榜眼,探花。

  我懒洋洋的躺在软榻上。

  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宫袍,指甲上的蔻丹同本宫的唇色相衬的紧——

  我向来是喜欢这种夸张至极的颜色。

  底下大臣们把自己的乖儿子给捂的严严实实的,生怕被我给看上。

  切

  那些男的我都瞧了无数遍了,左右都翻不出什么花儿来,瞧瞧,都害怕个什么劲儿。

  我一个一个的瞧着。

  嗯……

  榜眼皮肤太黑,pass!

  探花脸上有颗痣,一看就是克妻命,pass!

  这两个还是年轻小伙,兴许是被本宫直勾勾的瞧着,脸上弥漫了一层漂亮的红晕,好玩得很。

  可就是迟迟等不来那状元郎。

  听说,状元郎面如冠玉,丰神俊朗,饱读诗书,一炷香之内做的文章,令天下儒生敬佩不已,甚至是相互传颂。

  还听说,状元郎八块腹肌,身材巨好,体力也是一等一的好……

  太监拉长了嗓子,公鸭似的尖细得很: “状元郎容珏觐见!”

  妈耶!

  我瞧着那缓缓走来的状元郎,眼睛都差点看直了。

  长得真俊啊!

  真俊啊,俊啊……

  我满脑子只剩下就这两个词。

  瞧瞧,原来还真的有言语形容不出来的美人儿。

  不知为何,那状元郎竟然直勾勾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宴会上的一众贵女痛心疾首。

  哦no!

  他修长的手指拿起了一杯酒水,恭恭敬敬的站在我的对面,弯腰行礼,泼墨般的发丝落在了他的颈侧,令本宫目眩神迷。

  “臣不慎来迟,为表歉意,敬长公主一杯。”

  所有人都不知道本宫不喜吃酒。

  不过美色当前。

  本宫还是稀里糊涂的竟然接过了状元郎的酒杯。

  指甲不经意间挠了挠他的掌心。

  我抿戳轻笑:

  “小状元,本宫记下你了。”

  2

  别人都以为本宫除了滴酒不沾外没一个优点。

  其实不然。

  本宫是个“一杯倒”。

  就算只是用指甲似的小杯子盛,也是“一杯倒”。

  所以……

  本宫喝醉酒的后果很严重。

  倒也不是撒酒疯。

  只是有些放飞自我。

  我身子摇摇晃晃的,只觉得难受的厉害。

  头上带的发饰重得很。

  本宫为了维持长公主的体面,每天往头上带几斤重的发饰,烦得很,所幸也就趁着这个撒酒疯的机会,将发钗都扔下来。

  我很少在人前这样。

  咱再怎么说也好歹是个公主不是?

  “嘿嘿,美人儿……”

  我快要倒下去,但眼睛还是能看到面前的状元郎,一个不小心就扑进了他怀里,手下紧紧攥着他的衣襟。

  “怎么不随本宫回房里?”

  “你给本宫唱曲儿,给本宫舞剑,否则……”

  容珏像是被烫到了似的。

  他扶起了本宫。

  “长公主,你喝醉了。”

  “本宫没醉!”

  我试图让自己站直,又对着他伸出来了五根手指。

  “瞧见没,这是一!”

  我笑的声音很大。

  容珏却像是不知所措,他轻声唤过在我身边伺候的太监:

  “长公主醉了,把她先行送回去歇息。”

  “本宫才不要回去!”

  我凶巴巴的威胁着。

  “否则明天三顿不让你们吃饭!”

  客人们还在厅内坐着。

  瞧着眼前的一幕,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不过我见容珏转身要走。

  大厅中最好看的那个要跑了,我自然是不乐意的。

  我立马冲上去。

  捧着他的脸,我甚至能够从状元郎的眼中看出惊愕的神色。

  我唇角一勾。

  狠狠地印了上去。

  陡然看到容珏的瞳孔骤缩,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心脏在不停的跳动。

  我回味了一小会儿。

  然后,被小媳妇似的容珏给一把推开。

  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3

  第二日,本宫强吻状元郎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反正就把本宫给刻画成了强抢美男子的恶霸。

  更离谱的是说,本宫霸王硬上弓。

  我府中的美男子们顿时坐不住了。

  生怕我把状元郎给弄进来。

  虽然我也想。

  但是也只是想想罢了……

  府中的美男大部分是没什么身份的罪臣之后。

  他们若是不在本宫府中,那就要流落青楼成了那小倌。

  状元郎那般人物,我不能染指。

  亲上他几口尝尝鲜就够了。

  555

  可我的脑海中还是不断的出现容珏的身影。

  嘶……

  头上被砸的包更疼了。

  4

  “小兔崽子能耐了你,竟然敢推长公主殿下!”

  一个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带着来了本宫的府上。

  美其名曰“负荆请罪”。

  容珏换上了一身白衣,显得整个人更是清冷不凡。

  “都怪你,害长公主失了清白!臭小子你该罚!”

  这是容珏他爹。

  脾气火爆的将军。

  他们一家人习武,也对容珏寄予厚望,可没想到这家伙从小就对习武没兴趣,一心只想考状元。

  如今更是得罪了本宫。

  啧啧啧,也真够倒霉的!

  “容将军这是……”

  容将军憨厚的笑了声。

  然后就将捆在他儿子身上的绳子交给了本宫。

  “微臣家教甚严,这小子估计是许久未被臣收拾皮痒了,竟然对长公主动手,现在把这臭小子交给公主随意处置!”

  容将军大义凛然。

  甚至还交给我一块藤条。

  上面带着尖锐的刺。

  看上去很是骇人。

  “打就免了。”

  我随手把藤条一扔,尖锐的刺在我指尖儿扎出了血珠,我却毫不在意。

  “不过还是要罚的。”

  容珏抬眼看我,满是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更加想要逗弄这个腼腆的少年郎:

  “本宫便罚你,这几日,贴身伺候本宫,我的状元郎,你可愿意?”

  5

  本宫向来蛮横而又霸道。

  如今状元郎这只小白兔自己眼巴巴的送上了门儿,本宫哪里有不收的道理?

  临走前容将军颇为隐晦的扫了眼容珏,又不放心的交代了句:

  “长公主殿下,小儿身子骨弱,还请您,请您多多担待些!”

  我竟然听出了临阵托孤的悲凉意境。

  本宫是那种拉皮条的人吗?

  我捂唇娇笑,一把拉住身旁僵硬的状元郎往我怀里带了带:

  “容将军只管放心,有本宫在身边,定能将状元郎喂养的白白胖胖的!”

  嘶——

  状元郎看着文弱,可是一旦摸起来,这肉竟然是软的!

  状元郎躲着我,耳垂都是红红的,我看着觉得可爱的紧:

  “长公主殿下,男女授受不亲。”

  我丝毫不介意:

  “状元郎不必把本宫当女人。”

  “或者状元郎也可以不把自己当男人。”

  “……”

  本宫好像看到状元郎给我翻了个白眼。

  阿西!

  真是,连翻白眼都这么帅!

  本宫越来越喜欢了!

  6

  夜色已深。

  本宫打了个哈欠,将手中的话本子给放了下去。

  只觉得那在书桌前正襟危坐的容珏,像极了画本子里面的白面书生。

  从他如画一般的眉眼,往下,到他的薄唇,再到喉结。

  咕咚!

  本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可状元郎手里正捧着一本书,正襟危坐的看着,只是瞧书名就知道,绝对不会是本宫喜欢的。

  可这长夜漫漫,本宫索性有一搭没一搭的同他问话:

  “状元郎看的是何书,竟然这般入神?”

  “回长公主,是《策论》。”

  哦,《策论》!

  本宫又不是没眼睛!

  本宫只是想要和这个状元郎说说话,他怎么像个榆木疙瘩似的?

  “本宫且问你……”

  本宫走上前,头上的玉簪摇摇晃晃的,竟然落了下来,一头青丝散落。

  本宫倚在了状元郎的书案前,手指按住了状元郎的书。

  “是这书好看,还是本宫好看?”

  状元郎明显一顿,昏黄的烛火衬得他的眉眼更加俊朗不凡,他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书本。

  “长公主国色天香。”

  切

  一听就是敷衍的说辞。

  本宫的鹦鹉都比他会夸人。

  这还是那巧舌如簧的状元郎吗?

  本宫伸了伸懒腰,索性将状元郎手中的书给夺走,直接扔到了一旁。

  状元郎诧异的看向本宫。

  很好!

  终于肯抬眼瞧本宫了。

  可状元郎又很快低下了头去。

  真像个呆木头!

  本宫的手指轻轻挑起了状元郎的下巴,语气喑哑而又暧昧:

  “本宫又不是吃人骨肉的妖怪,小状元郎,你为何不敢看本宫?”

  “公主仙人之姿,臣不敢!”

  本宫看到状元郎脸上明显出现了慌乱,他的眼睛仍旧是往下垂着,不肯瞧本宫。

  本宫快要对我引以为傲的美貌不自信了啊喂!

  不过,本宫顺着他视线看过去。

  好家伙!

  本宫穿的正是齐胸的襦裙。

  虽说都遮住了身子,可也衬得身段玲珑。

  想不到这状元郎还是个闷骚。

  本宫拉住了状元郎的手,想往本宫的怀里带过去,我笑嘻嘻的问:

  “本宫身材好吗?”

  “……”

  状元郎的脸更红了。

  7

  本宫实在顶不住了。

  状元郎自从那句话后,就一个屁都不肯对本宫崩一下。

  “本宫累了,要就寝了。”

  状元郎像个弹簧似的连忙起身,对着本宫行礼:

  “臣且先行退下。”

  本宫咬了咬牙,这状元郎怎么听不懂本宫的暗示,便也同他客气了起来:

  “还烦请状元郎帮本宫把顾侍君和刘侍君请来伺候。”

  状元郎脚步一顿。

  本来推开了半扇的房门突然停住,月光从状元郎的身后照进来,将他一半的身子隐匿在黑暗中。

  本宫觉得,有杀气!

  “长公主每晚都如此这般?”

  倒也不是!

  平常就叫他们给自己唱唱小曲儿。

  尤其是顾侍君,张嘴闭嘴都是酸诗,本宫一听就秒睡。

  “怎么?本宫受了伤,状元郎既然不愿伺候本宫,有的是人愿意来,本宫向来不喜欢强求于人。”

  “吱呀——”

  房门又重新被关上。

  状元郎快步走到了本宫面前。

  本宫喜笑颜开,对他张开双臂:

  “抱本宫。”

  状元郎这个老古板又提起了什么礼法:

  “长公主手脚完好。”

  本宫一脸痛苦:

  “本宫头疼。”

  “唉——”

  本宫听到状元郎强行叹了一口气。

  然后认命的抱起来了本宫。

  本宫双手搭在他脖颈上,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一紧:

  “状元郎?”

  “容珏?”

  “阿珏?”

  状元郎的脚步明显是慢了不少,但还是轻声说道:

  “长公主头疼,想来是忧思过多,还是要,寡言。”

  “……”

  容珏把本宫抱在了榻上,转身要走。

  本宫不依,就拉住他的衣袖:

  “陪本宫睡。”

  状元郎一脸的难以置信。

  本宫将床的一角让给他,热情的邀他上来。

  “长公主,你可知你在做什么?长公主还未出嫁,如此,对您的清誉有损!”

  “本宫的名声早不知道被人编排成了什么样子,重要的是……”本宫轻轻一扯,勾住了状元郎的腰带,迫使他同本宫靠近,“状元郎如何想本宫?”

  “臣,不敢!”

  状元郎跪下。

  呵!

  又是这种无聊的说辞。

  罢了罢了!

  本宫放下帷幔,挥挥手。

  “真是无趣!本宫玩儿够了,滚吧!”

  本宫也不知道他走没走,反正那个状元郎肯定是讨厌本宫的。

  夜里冷风呼啸。

  窗子或许没关。

  本宫翻了个身儿,怎么都睡得不安稳。

  迷迷糊糊中,仿佛觉得有个人紧紧的贴着本宫,还攥着本宫的手心儿,本宫竟然觉得格外的心安。

  8

  本宫老早起来就瞧见状元郎。

  这人在花园里读书,长身而立,那张俊脸不知道能迷死多少小姑娘。

  这样比起来,本宫家里的那些美男都有些花容失色。

  这人竟然还没走?

  本宫皱了皱眉:

  “状元郎还留在本宫的府中作甚?莫要无端牵扯上一身污名。”

  状元郎放下书本:

  “长公主还未痊愈。”

  正当本宫感动的时候,状元郎又开口:

  “家父给臣下了军令,长公主未能痊愈,臣是不可能回去的。”

  呵呵!

  原来都是因为他爹才留下的!

  说到底,不就是怕有人拿他伤了本宫的事大做文章吗?

  这样费尽心机,不惜同本宫这般坏名声的走到一起,也不知容珏是聪明多一些,还是愚笨多一些。

  “那日的事与你无关,是本宫贪杯,美色误人,才唐突了状元郎,状元郎不必挂怀。”

  状元郎就那样定定的站着,乌黑的眸子一直盯着本宫。

  本宫无奈。

  “若是状元郎不放心,本宫写个折子?”

  这个状元郎对本宫没兴趣,本宫也不想强行留他下来。

  “臣之过错,长公主万万不能轻易原谅臣!”

  “……”

  状元郎啊状元郎。

  本宫虽贵为长公主,可手里并无实权,也没有和官员有太多的往来。

  唯一拿的出手的,还是这张脸。

  不过,本宫可并不会觉得这般清风明月的人会瞧上本宫。

  容珏,你,到底想要什么?

  9

  状元郎上了桌同本宫吃饭。

  席间,本宫的那几个侍君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纷纷往本宫碗里夹菜。

  妈的!

  都沾上你们的口水了,本宫还要不要吃?

  “兔肉性凉,长公主不宜多吃。”

  “芹菜同此食物相克,一旦多食,会腹痛不止。”

  “长公主殿下正在服用的药有一味白术,万万不能食用鱼虾。”

  状元郎一边说着,一边又把本宫碗里的饭菜都扔了出去。

  很快,本宫的碗里,只有白花的白米饭。

  嗯,好,吃白米饭减肥!

  啊呸!

  这状元郎怕不是故意针对本宫?

  “长公主可以吃这些……”

  下一秒,就见状元郎干净利落的用公筷给本宫夹了不少菜。

  剔除了香菜和葱花。

  就连鸡汤本宫都是喜欢喝的最底下的。

  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容珏怎么知道的?

  府中贴身伺候本宫的下人都不曾知晓。

  本宫懒洋洋的动了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

  见伺候好了本宫,容珏才放心的动筷。

  他用筷子扎向了鱼眼睛。

  本宫总觉得这一幕好像在哪里见过,可竟然都想不起来。

  本宫的侍君未免有些牙酸:

  “想不到状元郎不光惊才绝艳,喜欢吃的食物也是如此不凡?”

  状元郎将食物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

  “鱼眼鲜美,为鱼身的口感最佳之处。”

  10

  本宫头上的本就是小伤。

  不到几日,就好了个干净。

  本宫也试探了试探状元郎。

  可状元郎只是温和的一笑:

  “长公主喜欢吃什么,只要细心观察就能知晓。”

  “臣,只不过是比别人多了双眼睛。”

  状元郎凑近了本宫。

  本宫心如擂鼓。

  却不想,状元郎伸手将花瓣展在本宫面前,白嫩的掌心里躺着的粉色花瓣,看上去竟然是格外的好看:

  “如今正是开花的好时节。”

  搞咩啊?

  本宫以为会来一个亲亲呢!

  本宫被状元郎这般搞了一顿后很是不服气。

  本宫就垫了垫脚。

  从树上折下了一朵花。

  一言不发的别在了容珏的耳后。

  本宫满意的拍了拍手,又帮着容珏整理了整理发丝:

  “嗯,鲜花衬美人,刚刚好。”

  状元郎相貌英俊,自带着文弱的书生气,可别起花来却并不女气,反而多了几分风流俏公子的滋味。

  本宫拉着他去大街上,小女生们毫不避讳的目光,恨不得把容珏给扎穿了!

  啧……

  本宫觉得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索性拦住了容珏的一只手臂,算是变相的宣示主权。

  “瞧见没,这是我的夫君,你们别想了!”

  本宫和容珏微服出巡的,反正没人认识我们的身份。

  “长公主……”

  状元郎有些诧异,不知为何他竟然挣开了本宫的手,他诚惶诚恐,眼中又是我看不清的神色:

  “这种话,以后莫要随便提及。”

  本宫眨了眨眼,反问:

  “状元郎怎么知道,本宫说出来是不是当真呢?”

  本宫的目光灼热得吓人。

  状元郎又像只乌龟似的缩在了壳子中。

  本宫又怀疑,本宫在状元郎的眼里是不是一只罗刹鬼了!

  11

  皇弟宣本宫进宫。

  几日不见,这臭小子越发有皇帝的架子了。

  等下人们都散去。

  “啊!疼疼疼,皇姐,别揪我的耳朵了!”

  皇帝对着我连连讨饶。

  我们皇家n代单传。

  一般皇帝只娶一个妻子。

  正好这一代,生了个我,还有皇帝。

  皇帝从小就在本宫的“照顾”下茁壮成长。

  唉,没办法,这是来自血脉的压制。

  小皇帝连忙向本宫表忠心:

  “皇姐,那群糟老头子又弹劾你了,说你看上了今年的状元郎,把人强行虏到公主府酱酱酱酱”

  “呵……”

  本宫冷笑:

  “本宫可是一口肉都没吃上,哪有他们说的那么好!”

  小皇帝拍手称奇:

  “真是奇了怪了!世上竟有皇姐都搞不定的人!”

  “……”

  这臭小子,又皮痒了!

  我正撕着小皇帝的耳朵。

  这时候太监突然说容珏求见。

  本宫慌了神儿,心想没准容珏也要来高本宫一状!

  唉!

  本宫正要说话,却被小皇帝推入了身后的屏风。

  罢了罢了,等容珏走后再收拾小皇帝!

  小皇帝的耳朵通红通红,还是强行摆出了天子的威压:

  “容爱卿可有什么事?”

  “陛下,有关于前几日臣同长公主的事,臣有话要讲。”

  切,肯定是来告本宫状了!

  本宫的指甲狠狠的掐着。

  说实话,偷听别人讲自己坏话的感觉真难受。

  “全是臣一人之责,那日宴会上伤了长公主,臣心里惶恐,才去了长公主府中赔罪!没有所谓的强抢之说!”

  等待容珏退下。

  小皇帝冲我挤眉弄眼。

  “姐啊,这人还真不错……”

  “算了。”

  本宫开口。

  “容珏,本宫用完了,送给你吧。”

  容珏是意气风发的状元郎。

  人也是顶好的。

  这人就应该在朝堂上大展抱负。

  而不是被我囚于府中……

  12

  本宫最近鲜少出现在人前了。

  大街上也出现了不少的俊俏公子哥。

  想来是听到本宫最近闭门不出的风声,所以都出了巢。

  切

  下次还是要装病去大街上看美男。

  “接着奏乐,接着舞!”

  本宫瞧着面前身段玲珑的小倌儿们,算是暂时忘记了烦恼。

  这青音阁可是京城里最大的青楼。

  一瞅见那小倌的面容,本宫又想起了那意气风发的状元郎……

  可这世间就此一个,还是本宫不敢去染指的。

  本宫满身污浊,怎敢拖这般光风霁月坠落泥潭?

  本宫又不开心了。

  “长公主殿下,你都许多日子没来了,今儿个可要多待一会,同我们好好说说话。”

  明月公子调笑着说道。

  “本宫是有许多日子没来了。”本宫喝了杯果汁,托着腮,也不知道眼睛应该往哪里看。

  明月公子给我续上果汁:

  “还不是长公主殿下有那状元郎陪着,我等还以为长公主殿下忘了我们。”

  一提起状元郎本宫心里就不太是滋味儿:

  “罢了罢了,别提他了。”

  明月公子也比较有眼色,很快就同本宫说起来了近日的京中趣闻来逗笑本宫。

  突然本宫瞄见外面一抹熟悉的身影。

  状元郎正被几个男人推搡着去了屋中。

  片刻还有那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娇笑着,一起推门而入。

  ?

  原来状元郎好这一口?

  我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本宫索性戴上了一副面纱,换上了舞裙。

  本宫倒是要看看,这混蛋状元郎在本宫面前正人君子,清高自持,在别人面前,到底是何种模样?

状元郎,假正经

状元郎,假正经

作为大齐长公主,我从小集父皇母后的宠爱于一身。这不,科举前三甲刚出榜,本宫便将状元郎“骗”来府里了。

古代言情

小说详情

状元郎,假正经相关内容推荐